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阳居士

渔阳鼙鼓动地来 惊破霓裳羽衣曲

 
 
 

日志

 
 
关于我

七尺微命,一介书生。 三坟五典,随掇华英。 天机云锦,独抒性灵。 无由济世,顾怜苍生。 心系邛崃,身老俗名

网易考拉推荐

当代学人诗词管窥  

2016-07-01 13:28:49|  分类: 诗词曲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代学人诗词管窥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

摘要:当代格律体诗词创作大体可分为两派,一是学院派,一是社会派。学院派多为高校教师,其基于职业之捷径,直沐唐宋遗风,讲究诗歌的韵味境界,讲究学理;社会派创作主体多为公务员,其风格偏于质直,标语口号语居多,别号“老干体”,而另有部分“社会诗人”介于“学院”与“社会”之间,讲究韵味意境但不究学理。然而当下见诸各种媒体之作则以“老干”居多。就读者层面而言,则大多由于几十年来基础教育中传统文化教学的缺失而导致了整体鉴赏力的匮乏,所以仅仅讲究格律的格律诗充斥着诗坛。基于此,对于当代学人“格律诗”赏析推介则显得十分必要。

关键词:格律诗学院派社会派学人诗词赏析推介

 

当下全国各地以“传统诗词”为旨归的诗社如雨后春笋,诗人也如过江之鲫,然而艺术水准则参差不齐,尤其是许多诗人其全部作品比比皆是一己情怀之觞咏,处处在在皆是风花雪月之情调,风人之致全无,要么吟风弄月,要么振臂高呼。本文选四家诗品读,管窥一斑以示畛域。

一、“大美不言”乙未端午遣怀

乙未端午,珠江月诗社推出雅集,一唱百和。由侯立兵教授首唱,随之和者如潮。大美不言(侯立兵湖南常德人文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出站博士后丁玲文学奖一等奖获得者曾经荣获00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授予的全国优秀博士论文提名奖、00年湖南省委、省政府哲学社会科学成果奖、丁玲文学奖一等奖广东白云学院副校长现任广东第二师范学院教授广东省古代文论学会理事。侯詩乙未端午遣怀曰:

一自灵均去,芷兰长惹悲。浪高渔棹渺,虎虐雾霾弥。

独醒人何在,迭招魂不追。振衣新沐浴,任性唤风吹。

  【点评】拜读教授大作,寓目惊心,顿生臧否之意!

  首联以屈子字“灵均”与屈子妙句“芷兰”("沅有芷兮澧有兰")启,述数千载屈原感动中国之事,其“惹”字,诗眼也,俏皮之语,五味杂陈,道尽数千年家国之酸楚。首联以“十字格”启,五律之“正品”也,高古也!颔联“渔棹渺”与“雾霾弥”以纤微对宏达,好句。又借屈原事,喟当下情,微言大义也。颈链为语序错综、浓缩变体之“流水对”,伤斯人之长已,亦悲斯魂之不存!尾联亦以“十字格”绾合,初句用古典“振衣弹冠”事,对句以今典“任性”收束。

   纵观全诗结构,以“灵均去”启,以“长惹悲”承,继之颔联、颈链贴题紧密,先由古至今,继之又由今至古,萦萦绕绕,尾联初句“振衣”一转,以屈子之洁身自好而暗寓作者之胸襟,最后以“任性”绾合,以白描作结,含蓄不尽,遂使诗情横无际涯。尾联用“十字格”,深得五律三昧也!

全诗历史感极强而时代感亦极强也,人高曰:“不关风化体,纵好也枉然。”信矣。此亦侯兄之“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之处也!

二、了凡《端阳杂咏二首》

了凡徐非文,上海川沙人西江月文化发展(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长。现任中华诗词学会常务理事、诗刊社子曰诗社理事长、诗词吾爱网理事长、铁沙诗社社长。自0一二年起陆续在《诗刊》、《文汇报》、《中华诗词》、《人民艺术》《上海诗词》等报刊杂志发表诗词。0一五年起,受聘以客座教授身份在部分高校开设诗词写作课了凡《端阳杂咏二首》

    (其一)

蒲艾千门挂,遗风似得留。可怜香草意,谁共楚臣愁。

清浊沧浪水,浮沉渔父舟。吾今川上去,不敢笑蜉蝣。

【点评】“蒲艾千门挂,遗风似得留”,了凡君此诗以千年端午之一俗“门挂艾草”起,但对句又一“似”字,举重若轻,点中要害:屈子遗风果得真传乎!颔联、颈联贴题紧密,极力伸张其屈子“遗风”之“似留”之旨。今之端午是否已然变了味道?大街小巷吃吃喝喝之辈又有几人此情此景可曾想起屈原、想起家国?颔联“可怜香草意,谁共楚臣愁”,流水对,意脉如行云流水。出句之一“可怜”而对之一“谁共”,不言自明,今人只知消受端午,而端午精神早已不存矣!颈联“清浊沧浪水,浮沉渔父舟”点化屈原《渔父》,喟叹至今已无人可察沧浪之清浊。对句纯用白描,绘制一幅渔父莞尔一笑,消失在沧浪烟波之中画面,极具张力。此联虽属“合掌”,但用事极切。尾联“吾今川上去,不敢笑蜉蝣”以“十字格”转折绾合,揭出诗人之怀抱:他人悬艾包粽,踏青赛舟,而我独往江边凭吊,真乃“众人皆醉我独醒”者是也,尤其结句“不笑蜉蝣”力拔千钧!。

     (其二)

古今多少事,片羽吉光毛。万纸空余恨,千年只一篙。

天无动哀郢,谁复唱离骚。湘楚重重浪,幽魂托水鳌。

评】“古今多少事,片羽吉光毛”,首联十字,一语便从古今万事中拈出此“端午”一事。 继之颔联“万纸空余恨,千年只一篙”对仗极工,以万语千言而难诉忠臣忧谗畏讥、去国投江之遗恨。此联暗合柳七郎所创点染之法,即出句点之,对句染之也。颈联“天无动哀郢,谁复唱离骚”两句镶嵌屈子两作,一语双关。哀郢者,非屈子一人之哀也,乃荆楚人之哀也;离骚者,亦非屈子一己之离骚也,乃天下人之哀也!然举天地之哀,天地能不为之动容乎!天地尚且动容,奈何唱“离骚”者寥寥乎!尾联转合收束,“湘楚重重浪,幽魂托水鳌',诉说以此“风高浪大”、“鱼鳖成群”之湘楚大泽来托付屈子之幽魂,实乃古今之大悲也,亦诗人之大悯也,至此,诗人心底之呼声喷薄涌动之状昭然也。

三、弄影《依韵和侯立兵乙未端午遣怀》及《玉楼春·乙未年末除岁三首

弄影(祁丽岩),女,吉林长春人。吉林师范学院文学学士,东北师范大学文学硕士现任广东技术师范学院文学院中文系文艺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珠江月诗社”社长。其《依韵和侯立兵乙未端午遣怀》曰:

昔时人已殁,魂魄忍还追。欲伴汩罗去,偏随噩梦回。

九歌虽可唱,天命岂能违回首萧萧处,悲风日夜摧。

  评】全诗以“十字格”出之,中间颔、颈两自然而成“流水”之势。尾联以白描秋景作结,造成一个开放式结构。今曰“给读者以想象空间”,昔曰“滋味”“别趣”“神韵”是也。

   诗作首句“昔时人已殁”,点化陶渊明《咏荆轲》之“其人虽已殁,千载有馀情”句,起句平缓冷峻,为下文蓄势。王昌龄《诗格》“论文意”曰:“高手作势,一句更别起意;其次两句起意,意如涌烟,从地升天,向后渐高渐高,不可阶上也。下手下句弱於上句,不看向背,不立意宗,皆不堪也。”王昌龄明确地指出了诗歌是“渐高”的层次结构。因此对句“魂魄忍还追”述古伤情之意渐浓。继之颔联、颈联贴题生发“追”屈子魂魄之情。颔联“欲伴汩罗去,偏随噩梦回”上、下两句言一事,如流水不断。先说凭吊屈子而几欲决绝,次揭决绝难遂之因:“噩梦”已醒矣,虚实幻化,亦远亦近,亦古亦今,大声镗鞳。颈联由古及今,自实返虚,直抒胸臆。此联嵌入屈子诗作《九歌》之名,一曰“《九歌》可唱”,二曰“九歌之多”,言下之意为:再多之歌也难违“天命”耳。然,郢都之破,屈子之殤,真乃天命乎,此乃正言若反也,此乃古今之“天问”也!至此,诗歌对“魂魄忍还追”之生发已可谓“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矣。然而,尾联初句笔锋一转,“回首萧萧处”,举重若轻地结束此番思古之幽情。而此结之力又全在“回首”二字,其下三字“萧萧处”即是千念万意幽情意象节点,又是“回首”之落脚点,更是结句“悲风日夜摧”的渲染对象。因此,在手法上,诗人先以“萧萧处”点之,再以“悲风日夜摧”染之,深得宋词“点染”之妙。

   诗家疏淡一派言境界,或曰“味在咸酸之外”,或曰“诗有别趣,非关理也”,或曰“空寂”,概言之,空寂超逸、镜花水月、不着形迹也。 诗作是否成功,非但“起、承、转”三层博大精深,而末句的这一“结”实则尤见功力,否则前功尽弃也。而此诗之“悲风日夜摧”,文而不文,质而不野,正道尽了今古骚人之况味也!

    弄影玉楼春·乙未年末除岁三首(用毛滂韵) 曰:

 

年年岁岁新成旧,偷把青丝盘作扣。晓风依旧可怜人,吹到黄昏应满袖。

梅花谢了桃花候,得失轮回天地久。滔滔春水为谁忙,一叶扁舟能载否?

 (

霓虹灿烂飞红瘦,凄雨声声还作秀。一年心事漫吟哦,单曲循环吟不透。

无聊总在分离后,独旅红尘难左右。苍天终是有情人,直把相思磨到漏。

 (

沉吟不语思前后,漂泊他乡年份久。近春偏梦故人来,微信条条翻未漏。

浇愁自古杯中酒,夜色温柔能醉否?门前溪水向东流,岁月有轮参不透。

  【评】此三首除岁词用心良苦,无非一个“伤”字。第一曲“叹老嗟伤”,先说当下久居他乡之况味;第二曲又回头叙说昔日初尝思乡思亲之境,是谓“羁旅初伤”。第三曲,最后再嗟叹客居异域之经年,是谓“倦客深伤”,同时又自然地回到了开头所诉说的当下之景、当下之情,三曲如环,寻寻觅觅。自古而来,士悲秋女伤春,而二者无非“美人迟暮”也。夫悲秋者,盖因怀抱利器而报国无门也,然伤春者,则大体不出待嫁闺中而红颜易老也,此中词人则撇开家国情愁,放眼宇宙人生,正所谓太白之“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第一:以四季轮回起,诉说白云苍狗。记得时调有言“旧的变新新变旧,沧海桑田变不休。该留的,谁也无法赶走,该走的谁也无法挽留”!“晓风”吹到“黄昏”,“青春”来到“深冬”,然而词人正当流光溢彩之不惑之年,何以如此这般之叹老?窃以为,人生如雪泥指爪,时不我待也。结句以“一叶扁舟能载否”设问者,深得李易安之“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之意绪也!

   第二:以满城霓虹与漫天飞红起,读者似又见贺方回之“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之三叠愁思。全词深得易安以寻常语度入音律之妙,尤其是“无聊总在分离后”句,直白隽永,用情至深。继之,词人把境界引到高处,即人生轨迹将如何行进、谁来“左右”?不是乡情能换游子回头,也不是利禄能趋达士如鹜,此乃天地之心也!人生就是如此,没有羁旅行役就没有美丽的乡愁,没有白雪飘飘就没有飞红摇摇。最后词人只有寄希望于苍天把相思“磨漏”吧。此句之“漏”,下字极巧,字面是把更漏磨穿,实则是把相思磨漏,一语双关。

   第三,以默然“沉吟”起句,以昭示漂泊有年,继之以时尚语刷屏“翻微信”等描摹词人时下之状态。词人似乎在“微信”中寻觅什么,乡愁?情愁?还是裘马轻狂之年华?抑或戎马倥偬之岁月?词人未能言明,随即又以酒浇之。最后词人以“门前溪水向东流,岁月有轮参不透”作结,其实“参不透”者又何止作者本人,窃以为难有能言明者,因为这是诗情。一者“言不尽意”,诗之性也,二者“召唤结构”亦诗之性也,一首好的诗作一定在结尾处留下广阔的空间给读者去填补,一定是由实处走向虚处。所谓“诗无达诂”,我意有二:一是读者不可能参透此中全部真意,二是作者也不可能和盘托出全部胸臆。正因为谁都说不清楚,所以诗人们才“立象以尽意”。其实东坡先生也有名句曰“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浣溪沙·游蕲水清泉寺》)

一言蔽之:“伤心人别有怀抱也!”

四、渔阳居士乙未重阳遣怀

春踏秋登不在足,林泉酌酒勿须沽。

山回路转花迷眼,水尽云来风解襦。

无语夕阳思者也,有声丘壑忘之乎。

遥呼内子收书卷,且把时蔬付后厨。

  侯立兵点评】此首重阳抒怀之作,构思别致,风格清新,暗蕴诗家飘逸情怀。首联以山水之恋轻松入笔,以泉当酒,媲美当年庐陵醉翁之意。颔联拾取眼前之景,信手拈来,对仗活络而不失精工,行云流水,婉转随性。颈联造语奇特,以拟人笔法将丘壑、夕阳人格化,使其能思能忘,分“之乎”“者也”缀之,甚妙!四个虚字原为古人文言常用,今人日常用之则常含揶揄酸腐之意,诗人用之顿添言外之意。嘲人乎?自嘲乎?两者兼之乎?诗无达诂,读者可揣度也。尾联以家居情景收笔,充满生活情趣,读之不禁联想老杜《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之颔联,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

   作者渔阳居士(李万堡)家在东北,久寓岭南,兼得北地之豪与南海之灵,其诗亦如此。古今名篇佳什咏重阳者,夥矣!此作能独出机杼,机锋暗运,诚难能可贵也。

   此四家诗,在体制上一袭传统,韵用平水,声讲去入,趣循古雅,调寄风骨。诗作虽各有所失,亦各有所得,本文拈出更冀方家斧凿。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