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阳居士

渔阳鼙鼓动地来 惊破霓裳羽衣曲

 
 
 

日志

 
 
关于我

七尺微命,一介书生。 三坟五典,随掇华英。 天机云锦,独抒性灵。 无由济世,顾怜苍生。 心系邛崃,身老俗名

网易考拉推荐

“红颜祸水”论源于周代对商代的文化否定(一)  

2016-04-10 11:37:14|  分类: 学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朝史书,红颜祸水论源源不断,自夏桀之妹喜至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或史家或俗众多归祸于“红颜”。“红颜”谓以胭脂润面喻容貌艳丽之美女,“祸水”原指汉成帝之专宠赵飞燕、赵合德姐妹,据《四库总目提要》署名伶玄的《飞燕外传》载,赵飞燕、赵合德姐妹迷惑汉成帝,被封为皇后与昭仪,披香博士淖方成,白发教授宫中,号淖夫人,在帝后唾曰:“此祸水也,必灭火矣!”按五德终始之学说,汉朝为火德,而称赵氏姐妹为“祸水”暗指汉朝将遭“灭火”之厄运,自此便以“祸水”称惑人败事的女子。说美女贻害国家,这其中自然不乏真心相信此说者,但“揣着明白装糊涂”地为亡国之君开脱责任者也大有人在。其实红颜薄命倒是不争的事实,在男权社会里,女人早已沦为男人的玩偶,譬如被誉为中国古代“四大美女”的杨玉环之于马嵬兵变,当时的将士就认定了杨氏兄妹是乱国之源,其实后世史家早已证实杨国忠的上位与其贵妃“妹妹”并无多大干系。杨国忠祸乱朝纲固然是安史之乱的导火索,但前此李林甫十九年的乾纲独断才是国运的积重难返,但总根源,当然还是唐明皇的怠政。周幽王“烽火戏诸侯”而导致诸侯不来勤王,而把责任推到褒姒身上似很幼稚,褒姒只不过冷美人而已,终日闷闷不乐,史料未载褒姒祸乱宫中蛊惑周幽王褒姒不想笑,而幽王想方设法要买笑,者又岂能怪这个女人。再说西施若从吴国看来当属“祸水”无疑,但若从越国而论她当“英雄”人物至于吕雉她是刘邦的糟糠之妻,她根本就算不上什么“红颜”了,她只不过就像无数个垂涎于皇权的男人一样有着强烈的宗法观念,一心要扶植吕家上位者与武则天大同小异,而被吕后残害的戚夫人才能算是个好“红颜”,也正应了“红颜薄命”之谶。还有个貂蝉她根本就是个虚构人物就故事而言,其性质同西施差不多。若追溯“红颜祸水”论之渊源当推至商周易代之际。《尚书·牧誓》载:   

王曰:“古人有言曰:‘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今商王受惟妇言是用,昏弃厥肆祀弗答,昏弃厥遗王父母弟不迪,乃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长,是信是使,是以为大夫卿士。俾暴虐于百姓,以奸宄于商邑。今予发惟恭行天之罚。今日之事,不愆于六步、七步,乃止齐焉。勖哉夫子!不愆于四伐、五伐、六伐、七伐,乃止齐焉。勖哉夫子!尚桓桓如虎、如貔、如熊、如罴,于商郊弗迓克奔,以役西土,勖哉夫子!尔所弗勖,其于尔躬有戮!”

“牧誓”即武王牧野誓师。《史记·二十一本纪·周本纪》所使用的草材料基本源于此。武王的这段誓言中列举了纣王的两大罪状:其一是商纣王惟妇人之言是听,即“惟妇言是用”。其二是轻视祖宗祭祀而不报答,即“昏弃厥肆祀弗答”;遗弃同祖德四方之多罪逋逃兄弟而不用,只推崇和使用四方重罪逃亡之人,使他们残害百姓,祸乱国家。其中第二条罪状重用“四方之多罪逋逃”是直接原因,而其根源则是第一条“惟妇言是用”而轻视祖宗。但若从商代文化上看,“用妇人言”当不足为怪,因为商代是神权统治时代,尊鬼事神、迷信巫祝占卜之术是商代社会的主要特点。巫祝,古代称事鬼神者为巫,祭主赞词者为祝;后连用以指掌占卜祭祀的人。巫分男女,女巫称巫,男巫称巫与觋。《外传》云:“在男曰觋,在女曰巫’者,男子阳,有两称,名巫、名觋。女子阴,不变,直名巫,无觋称。”巫师在商代社会中地位十分重要,商王国的各种职官以至商王都同时具有巫者的身份(觋)。《吕氏春秋·顺民》:“天大旱,五年不收,汤乃以身祷于桑林……于是翦其发,其手,以身为牺牲,用祈福于上帝。”商王的巫师身份决定了汤在旱灾时必须充任牺牲。陈梦家先生说:由巫而史,而为王者的行政官吏;王者自己虽为政治领域领袖,同时仍为群巫之长。 前题下,巫与国王,都是神权社会下的高级身份。因此王之后妃则可能就是直接的主持者。因此祭祀时的“妇人言”无疑是鬼神的“旨意”。在商代人心目中,诸神具有三种不同的权能:自然权能、战事权能和人事权能,它们通过不同权能主宰着万事万物的发生和发展。商代人“万物有灵”的观念与多神崇拜的行为决定了商代信息传播的观念与运作。商代,诸神是万事万物之源,是万千信息之源,更是各类事件与信息的制造者与传播者。主祭祀者之言不论男女都是代鬼神所言,但“惟妇言是用”的问题在于“惟”字。古列女传·殷纣妲己》载:

妲己之所誉贵之,妲己之所憎诛之。作新淫之声、北鄙之舞、靡靡之乐,收珍物,积之于后宫,谀臣群女咸获所欲,积糟为邱,流酒为池,悬肉为林,使人裸形相逐其闲,为长夜之饮,妲己好之。”“百姓怨望,诸侯有畔者,纣乃为炮烙之法,膏铜柱,加之炭,令有罪者行其上,辄堕炭中,妲己乃笑。比干谏曰:‘不修先王之典法,而用妇言,祸至无日。’纣怒,以为妖言。妲己曰:‘吾闻圣人之心有七窍。’于是剖心而观之。囚箕子,微子去之。”“颂曰:妲己配纣,惑乱是修,纣既无道,又重相谬,指笑炮炙,谏士刳囚,遂败牧野,反商为周。所谓“颂曰”是周人之语。因此武王要让自己开列的商纣罪状成立,仅仅一个“惟”字还不够,更主要的武王还在前面征引了古人所言“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于是就以敬天法祖的“神权”为出发点,以“自然权能”来否定纣王“惟妇言是用”的合理性乃至合法性。

    所谓牝鸡司晨是指雌鸡像越俎代庖,预示着阴盛阳衰,因而被认为是凶兆。此后历代史家(儒生)则踵事增华,宋祁欧阳修等《新唐书.后妃传上.太宗长孙皇后》:“与帝言,或及天下事,辞曰:牝鸡司晨,家之穷也,可乎?”薛居正《旧五代史.庄宗纪论》:“外则伶人乱政,内则牝鸡司晨。”明许仲琳《封神演义》第七回:“听谗信佞,残杀忠良,驱逐正士,播弃黎老,昵比匪人,惟以妇言是用,此牝鸡司晨,惟家之索。”方孝孺《戒妖文》:“牝晨羝乳,人以为异,斁伦败俗,其祸尤著。” 因为自周朝之后中国的历史基本上是笼罩在儒家文化之下。

参考文献:
1. 
陈梦家《商代的神话与巫术》、《燕京学报》第20期,1936年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