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阳居士

渔阳鼙鼓动地来 惊破霓裳羽衣曲

 
 
 

日志

 
 
关于我

七尺微命,一介书生。 三坟五典,随掇华英。 天机云锦,独抒性灵。 无由济世,顾怜苍生。 心系邛崃,身老俗名

网易考拉推荐

【渔阳词评】弄影之玉楼春·除岁三首  

2016-02-06 13:18:03|  分类: 诗词曲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玉楼春·乙未年末除岁三首】(用毛滂韵) 弄影/广州

年年岁岁新成旧,偷把青丝盘作扣。晓风依旧可怜人,吹到黄昏应满袖。

梅花谢了桃花候,得失轮回天地久。滔滔春水为谁忙,一叶扁舟能载否?

霓虹灿烂飞红瘦,凄雨声声还作秀。一年心事漫吟哦,单曲循环吟不透。

无聊总在分离后,独旅红尘难左右。苍天终是有情人,直把相思磨到漏。

沉吟不语思前后,漂泊他乡年份久。近春偏梦故人来,微信条条翻未漏。

浇愁自古杯中酒,夜色温柔能醉否?门前溪水向东流,岁月有轮参不透。

    

      【渔阳词评】此三首除岁词用心良苦,无非一个“伤”字。第一曲“叹老嗟伤”,先说当下久居他乡之况味;第二曲又回头叙说昔日初尝思乡思亲之境,是谓“羁旅初伤”。第三曲,最后再嗟叹客居异域之经年,是谓“倦客深伤”,同时又自然地回到了开头所诉说的当下之景、当下之情,三曲如环,寻寻觅觅。自古而来,士悲秋女伤春,而二者无非“美人迟暮”也。夫悲秋者,盖因怀抱利器而报国无门也,然伤春者,则大体不出待嫁闺中而红颜易老也,此中词人则撇开家国情愁,放眼宇宙人生,正所谓太白之“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第一阙:以四季轮回起,诉说白云苍狗。记得时调有言“旧的变新新变旧,沧海桑田变不休。该留的,谁也无法赶走,该走的谁也无法挽留”!“晓风”吹到“黄昏”,“青春”来到“深冬”,然而词人正当流光溢彩之不惑之年,何以如此这般之叹老?窃以为,人生如雪泥指爪,时不我待也。结句以“一叶扁舟能载否”设问者,深得李易安之“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之意绪也!

        第二阙:以满城霓虹与漫天飞红起,读者似又见贺方回之“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之叠愁思。全词深得易安以寻常语入音律之妙,尤其是“无聊总在分离后”句,直白隽永,用情至深。继之,词人把境界引到高处,即人生轨迹将如何行进、谁来“左右”?不是乡情能换游子回头,也不是利禄能达士如鹜,此乃天地之心也!人生就是如此,没有羁旅行役就没有美丽的乡愁,没有白雪飘飘就没有飞红摇摇。最后词人只有寄希望于苍天把相思“磨漏”吧。此句之“漏”,下字极巧,字面是把更漏磨穿,实则是把相思磨漏,一语双关。

      第三阙,以默然“沉吟”起句,以昭示漂泊有年,继之以时尚语刷屏“翻微信”等描摹词人时下之状态。词人似乎在“微信”中寻觅什么,乡愁?情愁?还是裘马轻狂之年华?抑或戎马倥偬之岁月?词人未能言明,随即又以酒浇之。最后词人以“门前溪水向东流,岁月有轮参不透”作结,其实“参不透”者又何止作者本人,窃以为难有能言明者,因为这是诗情。一者“言不尽意”,诗之性也,二者“召唤结构”亦诗之性也,一首好的诗作一定在结尾处留下广阔的空间给读者去填补,一定是由实处走向虚处。所谓“诗无达诂”,我意有二:一是读者不可能参透此中全部真意,二是作者也不可能和盘托出全部胸臆。正因为谁都说不清楚,所以诗人们才“立象以尽意”。其实东坡先生也有名句曰“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浣溪沙·游蕲水清泉寺》

      一言蔽之:“伤心人别有怀抱也!”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