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阳居士

渔阳鼙鼓动地来 惊破霓裳羽衣曲

 
 
 

日志

 
 
关于我

七尺微命,一介书生。 三坟五典,随掇华英。 天机云锦,独抒性灵。 无由济世,顾怜苍生。 心系邛崃,身老俗名

网易考拉推荐

论柳宗元寓言的稗官之言与忧愤之情(二)  

2014-03-18 08:05:57|  分类: 学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处江湖之远的生活基础

虽然柳宗元“牢笼百态”,有各色人,有各色物,但动物原型意象则是最大特色。于浴贤说:“在魏晋赋风通俗化、平民化的趋势下,一大批从不被留意的微小生命,甚至是丑陋的小动物、小植物进入了赋家的创作视野,构成六朝咏物赋多姿多彩的形象画面。”[[1]]637 于浴贤认为是魏晋以降的通俗化、平民化文风启迪了柳宗元寓言,加之寓言本源于民间、植根于现实生活也是其本质特征,于是麋、驴、鼠,还有猿、罴、尸虫以及蝜蝂纷纷聚集到柳宗元的笔下。柳宗元寓言的受赋风影响固然重要,譬如《捕蛇者说》和《种树郭橐驼传》等名篇皆采用了“主客问答”之形式,但这仅限于以人物为原型意象的作品。柳宗元绝大多数以动物(昆虫)为原型意象的作品不仅没有“问答”,而且还没有言语刻画,只有心理活动描写。陈蒲清在他的硕士论文中说道:“柳宗元把动物人格化,这是寓言文学共同的特色。但柳宗元笔下的动物都保持着一个限度:即没有动物彼此对话,《黔之驴》中的虎也只是心里念叨了一句“技止此耳”)。 大概作为一个古文家,柳宗元认为动物是不应该说话的吧。”(《讽刺寓言的瑰宝——柳宗元寓言》)陈先生发现了柳氏寓言另一大特色,就是“动物都不会说话”,这证明柳宗元寓言并非只受“赋风”影响,除前文已述的宦海沉浮的阴影之外,其长期“处江湖之远”的生活基础则不可小觑。柳宗元之所以写“黔无驴”,也正是他长期贬谪大西南的一个重大发现。“黔”之所指,不管是今之贵州还是四川黔江流域一带(包括贵州东北一小部分),在此不作考证,只是有个常识:即山区缺少平地之处,确实无驴,柳宗元的“黔无驴”确为接地气之语。

柳宗元一生两次遭贬,其政治生涯的重要阶段都是在蛮荒之地度过,因此有更多机会贴近底层社会、了解民生,也有更多机会透视动物世界与人类社会的可联类譬喻之处。柳宗元的诗《溪居》写道:“久为簪组束,幸此南夷谪。闲依农圃邻,偶似山林客。晓耕翻露草,夜榜响溪石。来往不逢人,长歌楚天碧。”柳宗元之生命长期植根于“岭树重遮”之僻野,常独往独来于山林农圃之间,目光常属意于自然万物。相对于先秦诸子的高标思致、坐而论道,柳宗元更关心时弊与民生之苦。先秦之世礼崩乐坏、百家风起、纷纷攘攘、莫衷一是,是复古还是立足现实,是“从周”还是追思“三代”,抑或干脆拉回到“元古”的小国寡民状态,这都是儒墨道法诸家辗转反侧的课题。因此在哲学层面上建构新体系是时代对诸子百家的呼唤,在社会层面上建构新秩序也是时代赋予诸子百家的使命。柳宗元所处的时代不同,封建社会此时早已经形成了一个超稳定系统,士人不用再考虑如何建构新秩序,而是要考虑如何把当下的政治结构、社会秩序完善。换言之,柳宗元不必考虑是集权制好还是分封制好;是唐虞三代好还是远古洪荒好;他只需考虑对唐王朝大厦的如何修补的“改革”,而无需考虑改姓易帜的“重组”;他只需考虑脚踏实地能救世的形下之“器”,而无需考虑悬浮在空中的形上之“道”。但是救世之“器”必定触碰“当事”之人,因而首要的是有效地规避政治漩涡。



[[1]]于浴贤.论柳宗元寓言杂文对六朝咏物赋的借鉴[A]/.王涘海.柳宗元研究[M] 海南出版公司 2006.5.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