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阳居士

渔阳鼙鼓动地来 惊破霓裳羽衣曲

 
 
 

日志

 
 
关于我

七尺微命,一介书生。 三坟五典,随掇华英。 天机云锦,独抒性灵。 无由济世,顾怜苍生。 心系邛崃,身老俗名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论柳宗元寓言的稗官之言与忧愤之情(一)  

2014-03-17 12:17:07|  分类: 学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要:自先秦诸子以降,柳宗元寓言奇峰兀立,其意象之摄取由“人类社会”而之“动物世界”、其叙述方式由“言语描写”而之“心里刻画”,依章士钊所论当属“稗官之言”;其抒情方式也由“嬉笑怒骂”而之“冷峻针砭”,并且其中透着浓重的“忧愤之情”。我们读先秦寓言在嬉笑怒骂之中常不能忍俊,而读柳宗元寓言或有长歌当哭之哀。这也正是先秦诸子寓言所不具备震撼力量。究其因,柳氏寓言虽有先秦诸子的传承与史传文学的濡染。更有中唐特殊的时代背景的政治烙印及其人生遭际的生活历练。

   关键词:柳宗元寓言;动物意象;冷峻针砭;稗官之言;忧愤之情

 

        我国寓言肇始于先秦诸子散文,而年代与《伊索寓言》相若,它除了对后世寓言产生重大影响之外,还是小说的滥觞。先秦诸子散文中运用和保存寓言最多的是《孟子》、《庄子》、《韩非子》和《列子》,此外,在历史散文中,《国语》和《战国策》中也有一部分。先秦寓言属于政治哲理寓言,庄子藉以宣传“无为”、“逍遥”与“齐物”,韩非子藉以主张“因时变法”与“法术势”而到唐代则变型为社会讽刺寓言,中唐时期的士人已不再像盛唐那样有至高无上的自豪感,更没有先秦那种活力四射的精气神,他们在行藏之际多了一分内敛和沉潜。中唐诗或险怪或轻俗,中唐文也化骈为散走向民间,韩柳无疑是此间巨擘,“欲藉此之一扫腐化僵化不适用于人生之骈体文”(陈寅恪)。寓言至中唐已脱离了论说、史传而独立成体,从某种意义上所说柳宗元可谓始作俑者。至元明以刘基为代表的诙谐冷峻寓言为又一高峰,而其间柳宗元可谓枢机关键。如果说先秦寓言是诸子的“百家争鸣”,而唐代寓言柳宗元则是“一枝独秀”;如果说先秦诸子的政治哲理寓言力图为构建自己的理论体系服务,而唐代柳宗元寓言则针砭时弊为旨,辅时及物为道。

一.从人类社会走向动物世界的稗官之言

     寓言自诞生后,其原型意象便与时因革。先秦诸子及史传作者所运用的寓言,其来源约略有三:一则民间故事,其《孟子》最显。正所谓“齐东野语”,事近旨远,诙谐多趣。二则历史传说,其《韩非子》最勤。虽说未必真实,但亦不无依傍,有史传为凭,事半功倍。三则虚构故事,其《庄子》最擅。妄想则奇异瑰丽,“空语”(司马迁:“皆空语无事实”)则超凡拔俗。先秦寓言写人事者多,写物事者寡,孟子、韩非子等多写人,而庄子专写物。公木分析说:“首先,中国人的民族性格比较平实,少玄想,尤其生活在黄河流域的中原人(北方人)更是喜平淡,务实际,诎幻想……其次,孔丘‘不语怪力乱神’北方诸子争鸣,也很少有人言及神话。作为显学的儒家,更如鲁迅先生所言‘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等实用为教,不欲言鬼神,太古荒唐之说,俱为儒者所不道’……再者,史官的删改和先秦理性精神的觉醒,促使我国古代神话不断的历史化和理性化,从而使寓言也随着发生了演变。正由于神话性质变了,所以寓言中的动物故事也遭到了池鱼之殃。”[[1]]46-47先秦寓言中《韩非子》影响颇大,也最关注现实,其寓言四百多则,却只有“涸泽之蛇”与“三虱相讼”以动物为原型意象。《庄子》寓言托物言志,虽有“鲲鹏展翅”与“混沌之死”之“物事”,但皆玄虚臆造之物。

    柳氏不藉历史人物寓托而迂回曲折,沉思默察,大道低回,近取譬喻,以求见微知著。即便写“人事”,也是子虚乌有地虚构如“郭橐驼”、如“蒋氏”,或者干脆就在光怪陆离的大自然中捕捉那些不会言语的小生命作为原型意象。章士钊先生指出:“子厚集共有传六篇,一宋清,一种树郭橐驼,一童区寄,一梓人,一李赤,一蝜蝂,皆微者也,而蝜蝂尤一小虫,所为类稗官游戏,无一大篇重寄之作。”[[2]]533汉书·艺文志》:“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街谈巷语道听途说者之所造也。”颜师古注:“稗官,小官。如淳曰:‘细米为稗,街谈巷说,其细碎之言也。王者欲知闾巷风俗,故立稗官使称说之。’”颜师古释为“小官”,其职为搜集街谈巷议、风俗故事,供皇帝省览的小官。古代泛称私家编撰史书记载轶闻琐事为小说野史。司马迁说“百家言皇帝,其言不雅驯。”(《史记·五帝本纪》)董其昌《袁伯应(袁可立子)诗集序》:“二十年来,破觚为圆,浸淫广肆,子史空玄,旁逮稗官小说,无一不为帖括用者。”蔡东藩《清史演义·自序》:“窃谓稗官小说,亦史之支流余裔,得与述古者并列;而吾国社会,又多欢迎稗乘。取其易知易解,一目了然,无艰僻渊深之虑。”董其昌说“子史空玄”须“旁逮稗官小说”来补充,蔡东藩说“史之支流余裔”为“取其易知易解”。柳宗元也在《上襄阳李愬仆射启》中对“稗官”有所言及:“谨撰《平淮夷雅》二篇,斋沐上献。诚丑言淫声,不足以当金石。庶继代洪烈,稗官里人,得采而歌之。”虽“不足以当金石”但能“继代洪烈”所以稗官里人采而歌之。

    先秦寓言虽有出于经史,但因源于民间,自当归为“稗官者言”。至于柳氏寓言,章士钊先生认为不仅类“稗官游戏”,且“无大篇重寄之作”。柳宗元不以写帝王将相、达官贵人、知名人士为对象,只是把目光投在“微者”身上,这是他与先秦诸子的最大不同,同时也显示了柳氏寓言的独特魅力。

(一)宦官与朋党的险恶政治

    中唐政治形势,第一特征是藩镇割据。安史乱后,藩镇失控,逐渐形成割据局面。德宗时期形势日趋严峻,迄无宁日。节度使各个拥兵自重,大者广占十余州,小者亦挟三、四郡。他们官员自任,税赋自收,父死子继,或者由部将自行拥立,完全独立于朝廷的政治体系之外。藩镇间不仅互相攻伐,还时向王室发难,威胁王朝安危。其第二特征是宦官干政。宦官是专制制度的衍生品,他们大多出身社会底层,由于肉体遭摧残,导致心理常变态,又由于他们集中于宫内而易于结党。唐朝前期,宦官数量尚少,地位尚低,无权过问军政大事。然而到了开元、天宝年间,宦官激增到三千人,仅五品以上的宦官就有一千人,其中高力士已位极人臣。玄宗还委派宦官任监军,出使藩国。尤其是在安史之乱后,唐肃宗登基又赖宦官之助,所以倍加崇信。唐肃宗曾任用宦官李辅国掌握禁军,朝廷但凡制敕,则须辅国押署。之后唐德宗又刚愎自用,猜忌大臣宿将,更加依侍宦官,于是宦官掌典禁军便成为定制。唐代宗之后,竟有两名宦官充内枢密使,掌管机密,传宣诏旨,军政一统,权倾一时,不仅地方上的节度使也多从禁军中选任,甚至将相任免也一任听之。至此,皇帝与朝臣已皆受制于宦党。

    王朝“内忧外患”而致贪鄙当道,贤能被逐,苛征如虎,生灵涂炭。适逢有识之士得皇帝青睐而意欲变革,但身居高位者皆既得利益的庸碌之辈,对变革新政根本不感兴趣。老宰相贾耽,《旧唐书》本传称:“自居相位,凡十三年,虽不能以安危大计启沃于人主,而常以检身厉行律人。”他们对国家安危漠不关心,而对防嫌免祸却非常留意。他们不仅庸懒怠政,还与藩镇、宦官相沆瀣,力图共同维护旧秩序。于是就有了“永贞革新”。但以皇帝为首的这场改革竟然是短短半年的昙花一现,柳宗元等皆贬为远州司马,待十年后刚回京师旋即再贬柳州,终致卒于贬所,见足时政之险恶至极。

    “寓言”一词最早出现于《庄子·杂篇》中:“寓言十九,重言十七,卮言日出,和以天倪。”又说“寓言十九,藉外论之。”晋人郭象注:“寄之他人,则十言而九见信。”清人王先谦集解云:“寄寓之言,意在于此,而寄于彼。”诸家所云均指出了中国古代寓言本质上是“寄寓之言”,即以“此物”寓“彼理”。或曰以简短的故事寄寓某个道理。寓言以其独有的哲理性、激励性、警世性和幽默性来补察时政。既然“寓言”意在所寓之言,既然其“言”多为干系时政,那么寄寓之人就不可能与时政脱开干系,于是风险自在其中。柳宗元以待罪之身言朝野之弊,“取诸物”比“取诸人”更具可操作性。柳宗元与吴武陵讨论《非国语》时,阐述了他“辅时及物”的为文之道:“仆之为文久矣,然心少之,不务也,以为是特博弈之雄耳。故在长安时,不以是取名誉,意欲施之事实,以辅时及物为道,不可陈于今,则宜垂于后。”我以为先秦寓言多“取诸人”而少“取诸物”并非仅如公木先生所分析的那样是儒家文化、史官文化及理性精神所致,其实还当与该时代的政治背景相关联。无论是春秋争霸还是战国争雄,他们之间其实都是“国际关系”。周朝八百载裂土分封,其立庙伊始就奠定了政治多元的格局,至东周更是无正名君臣、有放言无忌;周朝开宗之初就形成了思想独立的氛围,于是有处士横议、有百家争鸣。或曰游侠策士陈情说理,诸子百家讲学论道,异彩纷呈。先秦诸子可以随便找个“外国人”开涮,有时甚至本国君王他们都可以调侃也不用担心因言获罪。此类事例先秦散文中亦屡见不鲜,如《秦晋崤之战》中的“蹇叔哭师”而“秦伯素服郊次”,“先轸骂娘”和“不顾而唾”而晋襄公知错就改遂“使阳处父追之”;晏子耻笑齐景公怕死以及左右佐哀而泣的“怯君谀臣”(《晏子春秋》);孟子令齐宣王窘迫不已“王顾左右而言他”(《孟子·梁惠王下》)等等,嘲弄“老外”自然无须瞻顾前后。先秦寓言故事里所嘲弄的蠢货楚国最多,刻舟求剑、拔苗助长、守株待兔、晏子使楚、狐假虎威、自相矛盾、画蛇添足、一叶障目、叶公好龙、日暮穷途、秦庭之哭及掘墓鞭尸等都是,而其中韩非子讽刺得最多的是“宋人”和“郑人”。当然春秋战国世也并非“处士横议”之天国,谏言悲剧也不断上演。如“子胥善谋而吴戮之”、“仲尼善说而匡围之”、“管夷吾实贤而鲁囚之”、“孙子膑脚于魏”、“吴起收泣于岸门”、“比干剖心”、“公孙鞅奔秦”、“范睢折协于魏”等。韩非子说:“此十数人者,皆世之仁贤忠良有道术之士也,不幸而遇悖乱暗惑之主而死”(韩非子《难言》),因而韩非子作《说难》。

    纵观中国寓言史,柳宗元在原型意象的摄取上可谓独具匠心,他笔下的意象基本是动物,多有西方寓言借动植物来说明人生道理之味道。《伊索寓言》就用豺狼、狮子等比喻人间权贵,揭露其残暴、肆虐的一面。依柳宗元之内敛性格,他不能像刘禹锡那样高调地以“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嬉笑怒骂、直刺政敌,也不可能有“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的满怀豪情。关于这一点,我们还可以从其诗中略窥一斑。如“独钓寒江雪”、“岩上无心云相逐”、“倚楹遂至旦,寂寞将何言”、“溪路千里曲,哀猿何处鸣? 孤臣泪已尽,虚作断肠声”、“惊风乱飐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墙”、“破额山前碧玉流,骚人遥驻木兰舟。春风无限潇湘意,欲采蘋花不自由。”总之,柳宗元的性格是其选择“卑微”小动物为原型意象的内驱力。《三戒》是在他贬官后写的一组著名的寓言:其中《临江之麋》写依仗主人的宠爱而得意忘形,终至被“外犬”吃掉;《黔之驴》写虚有其表黔驴,被聪明机智的老虎识破了外强中干的本质而丧命;《永某氏之鼠》写在主人的庇护、纵容下贪残暴虐,恃宠放纵,无恶不作的老鼠以谕宦官“窃时以肆暴”,必遭灭顶之灾。作者藉麋、驴、鼠三种动物辛辣地讽刺了当朝昏聩无耻的宦官、官僚及其爪牙群丑,具有高度的讽刺性与哲理性和强烈的政治能指性。这《三戒》虽然其现实针对性极强,但因不涉“人事”所以自我保护性也极强。

    柳宗元生活在江山一统而“君无戏言” 的时代,此时已无“外国人”可资调侃。而面对宦官专政、党争不断的时局,针砭任何显达官宦都将引来大祸。政治昏暗加之自己性格内敛使他冷静地观察社会,仔细地审视自然,于是他把目光转移向了动物世界。其名篇《捕蛇者说》虽是以“人事”为原型意象的架构,也是反映残酷社会现实的力作,还提出了“苛政猛于虎”的千古名训,但也只是借古讽今,是推衍了《礼记?檀弓》“孔子过泰山侧”的古老故事。虽然直刺时弊,但毕竟对事不对人,没有明确的人事的指向性,其写作的安全系数自然也较高。韩非子说:“家计小谈,以具数言,则见以为陋;言而近世,辞不悖逆,则见以为贪生而谀上;言而远俗,诡躁人间,则见以为诞;捷敏辩给,繁于文采,则见以为史;殊释文学,以质信言,则见以为鄙;时称诗书,道法往古,则见以为诵。此臣非之所以难言而重患也……虽贤圣不能逃死亡避戮辱者何也?则愚者难说也,故君子难言也。”(《难言》),“重患而难言”此乃至当之论。

    先秦诸子散文大都是哲学著作,古奥玄妙。而寓言则以其具体性和形象性,有助于对其哲理的理解和接受,所以诸子常以寓言嵌入论说之中。孟子以“揠苗助长”释“养气”说;韩非以“黑牛而白题”(《解老》)解老子“前识者道之华而愚之始”;以“浑沌凿窍”(《应帝王》)谕“顺应自然”,以“惠子之樗树”(《道谣游》)述“无用之用”,以“庄周梦蝶”(《齐物论》)晓“人生如梦”等等。先秦寓意辩理,两汉以降劝诫多讽,但南北朝至唐宋又讽而庄。至中唐,柳宗元为巧妙地规避政治风险,他在表达政治见解、寄寓哲思和讽刺抨击丑恶现实之时,不仅以是动物为原型意象,还采用了开宗明义或卒章显志的直接点明寓意手法。如他在《三戒》“小序”中说:“吾恒恶世之人,不知推己之本,而乘物以逞,或依势以干非其类,出技以怒强,窃时以肆暴,然卒迨于祸。有客谈麋、驴、鼠三种物,似其事,作《三戒》。”《蝜蝂传》说:“日思其高位,大气禄,而贪取甚,观前之死亡不知戒……智者小虫也。”《罴说》:“今夫不善内而恃外者,未有不为罴食之也。”《谪龙说》:“非其类而狎其谪,不可哉。”陈蒲清说:“正如林纾所说的那样:‘柳州每一篇寓言之中,必有一句最有力最透辟者镇之。’(《韩柳文研究法》)这种点明是作者人生体验的总结,告诉阅读者不可拘泥于故事本身;同时,也有掩饰其具体映射对象的作用,以避免小人罗织罪名。”[[3]]435柳宗元寓言绝大多数创作于永贞革新失败之后,他长期贬寓蛮荒,而既能揭露政治黑暗、发泄胸中郁闷,又能全身免祸,采用“稗官游戏”与“明点寓意”手法不失为明智之举。



[[1]]公木.先秦寓言概论[M],齐鲁书社,1984.12,

[[2]] 章士钊:柳文指要.上卷之部卷14—19,中华书局。

[[3]]陈蒲清.论柳子寓言的地位与特点[A]/.王涘海.柳宗元研究[M] 海南出版公司 2006.5.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