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阳居士

渔阳鼙鼓动地来 惊破霓裳羽衣曲

 
 
 

日志

 
 
关于我

七尺微命,一介书生。 三坟五典,随掇华英。 天机云锦,独抒性灵。 无由济世,顾怜苍生。 心系邛崃,身老俗名

网易考拉推荐

惊蛰乌鸦叫【三】  

2013-05-19 14:14:31|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惊蛰乌鸦叫【三】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

       转眼又到了十月,突然听广播里面说大学要开科了,再不搞推荐“工农兵学员”的事了,因为报考的人太多,十年的毕业生挤到一起,千军万马涌向独木桥,不进行初步筛选,有关部门哪能吃得消,国家教育部通知,要分成两次考试,初试时间定在了十一月二十号,万知飞此时又惊又喜。要是遵照原来的政策,必须接受两年以上的“再教育”才有资格排队等待贫下中农的推荐才能上大学,才可能成为根红苗正的“工农兵大学生”。曾几何时万知飞每天夜里睡前都把全大队四个村里的的土青年和城里来的洋知青一一排队,算计着哪个年月才能轮到自己。这些土洋知青中有的是大队团支部书记、大队会计、大队民兵连长,还有的是小队队长等等,条件好的多的去了,而万知飞才只是个小队记工员兼出纳员。论政治面貌,人家不是共产党员就是共青团员,而他自己还连入团的申请书都没写过,即使每年能给这个大队两个名额,至少也要三四年以后才能轮到自己。等吧,不是看过《列宁在十月》么,电影里不是明确地告诉我们“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但谁能想到,就在自己才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一年多形势就大变了,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考吧!不过,他自己还是有点底气不足。虽然平时自己谁都不服,可眼下想想,那些前辈师兄,各个精明能干,想必学习是不含糊的,还有那些应届毕业生,他们这一年的学习相对于以往来比,可是一年顶三年啊,自从“四人帮”垮台之后,公社中学的教学工作可是抓得很紧的。就这样万知飞常常在一个个剪不断理还乱的夜晚的辗转中睡去了。
    广播里有了新消息,报纸上也登载了《高考大纲》,全村前前后后数届的“高中”毕业生都一下子活跃起来了,前院葛老五的儿子葛宝大万知飞三岁,年纪高万知飞两届,他们小时候是常在集体瓜地里偷瓜和在泥水沟里洗澡抓鱼的光腚娃娃,葛宝找小飞说我们一起复习吧!小飞说好。但是除了他们一起骑自行车上公社参加补习之外,基本上就没跟他在一起做过题,小飞反倒是经常到三里以外的东北屯准姐夫家,他数学学得比小飞多,他教小飞对数的符号读“劳格”,还要记住什么“换底公式”之类,小飞眼前颇为茫然,就听说鞋能换底,没听说公式还要换底的,于是随便调侃了一句说:“什么?烙铁?掉底儿了?”他笑了。他之所以愿意和小飞一起复习,也不光是他们俩可能将来会成为亲戚,还有就是小飞的语文好,可以时不时地指导指导他语法、写作之类。

惊蛰乌鸦叫【三】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

       一九七七年的十一月二十号,这一天,大雪纷飞,不知道有多少怀着梦想的年轻人踏着乱琼碎玉,一路逶迤地来到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公社中学,所有的教室都变成了考场。小飞当时是颇无底气的,理由是,当年初中时一个班也就只有三十来人,一共有五个班,而小飞充其量在自己班里的考试排名是在六、七、八上打转,再加上这么多届的学生一起来考,光是自己认识的就有许多是该届的佼佼者,每届不用多,只有十个厉害的,你看会有多少,而这一个小小的公社才能有几个可以考上?尤其是他看到上几届的师兄师姐们这几年,无论在自己村里和在公社里都是风光无限的主儿。再者就是眼看着别人都混得不错,不是在大队里当干部,就是在村学校当民办教师,即使他们考不上,也不至于今后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地下田劳动,而自己呢,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有什么理由不让自己选择较为稳妥的离开农村的途径?几经思量,万知飞决定报考中专。
可是考中专就有绝对的把握么?要知道,那些极具翩翩风姿的师兄弟们也有许多选择了考中专的。但又经反复细盘算,万知飞倒有些踏实了,根据种种因素综合考量,屈指数数,可能整好了还能进本公社的前三十名咧。
惊蛰乌鸦叫【三】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
 
        近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发榜了,公社文教办通知这榜中共有十名入围,文教办赵主任是万知飞爸爸的挚友,经常在下乡时来万知飞家里与爸爸喝酒,万知飞的爸爸是村小学校长,由于村里没有饭店,无论是县教育科还是公社教育办,只要是上面的客人来了,不管是公是私,一律在家里招待,有时候学校管总务的老师也能买点大米和豆腐之类送过来。赵主任年纪稍小些,他平日里称呼万知飞的爸爸为大哥,这时赵主任很高兴地把“高考”情况向他大哥汇报了,说小飞拿了全公社中专第一名,并说要亲自带队去县里做体检。小万虽然还不足二十岁,但按理说也应该是个大小伙子了,可不知是糠菜吃多了,还是猪肉见到得少了,身高不足一米六,体重不足一百斤,反正就是身单力薄。说起体检来,小万心里还颇有些忐忑,因为先前听说当兵的体检时要脱光衣服的,因为小万还从没有到过公共浴池里洗过澡的。县城距离他的村庄有几十公里路,村民只有到夏天才能去河里洗澡,一个冬天就只能在家里洗脚了,只有极个别人在腊月末,要过年了,才去一趟县城洗上一次。体检项目中有身高、体重、视力、辨色、透视等,还有一项挺好玩的,就是用小铁锤敲击膝盖,看看腿部神经是否正常,这倒都没啥,但就是在众人面前裸体小万还真是有些障碍,听说前年有个家伙在验兵时,小弟弟不知道怎么就是不听话,竟然兀自站起来了,于是就被护士拿着敲击膝盖的小锤敲击了一下,人家白衣天使还淡定地说道:“想什么呢?”那小子的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耳根,立马就萎缩了。
        体检前,赵叔叔一再叮嘱说,为防万一,测身高时你把鞋垫垫得高点,千万别在体检上出差错啊!谨遵赵叔叔的嘱托,在量身高时,他把大棉鞋的鞋带松了松,往测量器上一站,脚后跟自然地抬起来几厘米,结果一米六一。体检结束,其他基本正常,仅有一项不算问题的问题,心脏主动脉突出,就是说位置形状与常人有些不同。体检结束,小万觉得大概万无一失了,于是回到家来,就隔三差五地邀几个同榜相好的喝上几杯,大家是互相请客到各自家里。但是通知书迟迟不到,转眼就到了腊月,心下便渐渐急了起来,但还不能让父母看出来自己的心事,就整天在屯子里瞎转游,也经常去大爷家找准姐夫和姐姐打扑克。忽然一个夜晚,外面朔风劲吹,大雪漫天,大约九点多爸爸过来了,他说从县里刚回来,说你没考上。他说县教育科副科长杜长发去参加录取的,他是爸爸的老师。他说你是第四分数段,而录取直到第十几分数段都没人录取你。小飞所报的学校是煤矿方面的,第一志愿是地质,因为他梦想着成为一个诗人,他觉得干地质很浪漫,可以借机游山玩水,可以向李白一样写“遥看瀑布挂前川”之类;第二志愿是矿山机修,第三志愿他后来不记得了,该校还有第四个专业就是采煤,别看万知飞小,又是乡下孩子,但就是凭借的直觉他也知道采煤应该要下井的,下井是不够安全的,于是就没报采煤。杜科长回来说,录取到第四分数段时,前三个专业人就满了,就采煤专业人还不够,杜科长说给这孩子录到采煤班吧,农村的孩子考个大学也不容易。招生办与校方都说那不行,到时候他要是不来,我们不是就瞎了一个名额?先挂起来再说吧,录取先往下进行,可是一直录到第九分数段了,录满的学校都纷纷走人了,还是没人理你这第四分数段的。一气之下,老杜说,我家里单位还有事,我得先回县里了。回来后老杜说,这是第一年高考,一切都很混乱,录取现场的外面停满了吉普车、小轿车,现场里面吵吵闹闹、纷纷扬扬。听完了爸爸似乎平静的叙述,小飞手里的扑克也不出了,但也没有放下。大约几分钟后,喃喃地说一句,明年再考呗,怕啥?这一次,准堂姐夫,他高中了,本科,畜牧专业,次年三月入学走了。
         一九七八年三月,全国科学大会召开,郭沫若在会上作了题为《科学的春天》的热情洋溢的讲话。讲话批判旧社会反动派对科学和科学家的迫害,赞美华国锋为首的党中央粉碎“四人帮”,大胆地预言“科学的春天到来了”。文章强调“只有在科学的基础上才能建设社会主义”,希望科学工作者“打破陈规,披荆斩棘,开拓我国科学发展的道路”,“在无穷的宇宙长河中去探索无穷的真理”。文章对新的时代满腔热情地欢呼:“春分刚刚过去,清明即将到来。“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这是革命的春天,这是人民的春天,这是科学的春天!让我们张开双臂,热烈地拥抱这科学的春天吧!”万知飞在收音机里听到了中央广播电台的虹云热情洋溢而又坚定有力的声音,被打动了,但小万就是弄不清楚,这个讲话跟自己的未来究竟会有多大关系。
        是否再战,回答是肯定的。但万知飞却不得不从现在起就要考虑好如何面对全屯子人的目光了,以前街坊们就有背地里说三到四的:挺大个小伙子,整天不知道干活,看书,有啥出息!你看他那个体格比我们家小扣子差多了,我们家扣子比他小一岁,可肩膀头都比他高一块。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那书里头有花呀,能看出个啥三五六的?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眼看着父亲又忙着上班教书又忙着家里自留地,母亲不仅要为一家人做饭洗衣裳、料理着柴米油盐、喂饱一大群鸡鸭猪狗的几十张嘴,还一定要抽出时间来到生产队里挣一点工分来填补生计。一个虽不算强壮但毕竟还是十分年轻体健的小伙子,自己能老老实实在家关起门来读半年书,简直不可想象!可考试一旦再有什么差错,那又怎么给父母一个交代?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