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阳居士

渔阳鼙鼓动地来 惊破霓裳羽衣曲

 
 
 

日志

 
 
关于我

七尺微命,一介书生。 三坟五典,随掇华英。 天机云锦,独抒性灵。 无由济世,顾怜苍生。 心系邛崃,身老俗名

网易考拉推荐

“杞人忧天”与“阿Q乐天”  

2013-03-03 15:03:39|  分类: 散文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杞人忧天”与“阿Q乐天”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

     吾人曾经屡以“杞人忧天”一词贬损那些咸吃萝卜淡操心的人,但不知不觉间,自己也常三五好友以之善意规讽,不仅如此,其人意欲促我醒悟,言之愈加尖酸,其曰“皇帝不急太监急”,看尔还敢乱忧青天,非但惑乱民众视听,尤陷己之不仁不义之域。

   “杞人”可以千载遭贬,其人自身心理障碍多有几何,不妨暂重温之:

    杞国有人忧天地崩坠,身亡所寄,废寝食者。又有忧彼之所忧者,因往晓之,曰:“天,积气耳,亡处亡气。若屈伸呼吸,终日在天中行止,奈何忧崩坠乎?”其人曰:“天果积气,日、月、星宿,不当坠耶?”晓之者曰:“日、月、星宿,亦积气中之有光耀者,只使坠,不能有所中伤。”其人曰:“奈地坏何?”晓者曰:“地,积块耳,充塞四虚,亡处亡块。若躇步跐蹈,终日在地上行止,奈何忧其坏?”其人舍然大喜,晓之者亦舍然大喜。”

    看来杞人遭贬,似不冤枉。头顶蓝天,脚踏大地,天塌地陷岂不匪夷所思!所以后人解读此语多为:辛辣地讽刺了那些胸无大志,患得患失的人。“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也。杞人对天、地、星、月的理解是因为他不懂科学,他只能代表当时人类对大自然的认识水平。

    由于鄙人经常一根筋,所以时人又形象讽之曰“皇帝不急太监急”,其实此评亦不枉也。比如鄙人常以为当今社会亟待解决者有五端大事:首先市民应该破除陈陋习俗。应该禁止市民当街铁桶烧纸,应该禁止市民随时燃放鞭炮,应该禁止市区鸣笛。第二各单位应该力行节约。宿舍楼楼梯口的电灯天亮后及时关掉,电铃在假期里不要响。第三各级政府不要搞形象工程和面子工程。铸造城市标志工程,兴建楼堂馆所,临街穿衣戴帽,第四杜绝垃圾工程,如桥梁道路及安居工程。第五杜绝再造文明古城(如开发),制造假古董等。且不说这其中有多少浪费与贪腐,单说这些愚昧无聊的市民的陈规陋俗以及无良无知领导的垃圾工程要消耗掉多少财富和在多大的程度上污染了环境!譬如说,今天建一个楼,明天你就炸掉重建,你说这是你自己的钱,可你付出了垃圾处理费了么,还不是把炸掉的钢筋水泥往垃圾场一送了事!如此,一百年后,会不会满地都是炸掉的水泥块儿?去冬今春的“十面埋伏”是一日之寒吗?地陷的事从前也不是没有过,兹不举例好吗?此等惑众之言一出,鄙人时而遭有人讽之曰愚,时而遭同僚笑之曰二,时而遭上峰评之曰腐。

    时下中原千里霾伏,大地万壑浑浊,不是赤碳千里、禾草枯焦,就是泥石横流、人村俱灭,昔日鲜花之域几成不宜居住之乡。国人数千年不停地责骂杞人之忧,冤胜窦娥也!但我也知道时下有人潮我讽我,皆出善意。何谓“皇帝不急太监急”?就是说,你管得了那么多吗,气死自己也没用,你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算了,“神马都是浮云”,健康才是真真的幸福!但鄙人总想不通的是,偌大一个民族,如果连一个“心急的太监”都没有了,这该是何等之危险啊!但安德海、李莲英之流的太监实在太多了,这种“心急的太监”也确实凤毛麟角了,不然你看俗云:“十一人民九个赌,还有一个在跳舞”。为什么甲午海战时我们抵制日货,一百年后我们还要抵制日货?像这种干革命的方式,再过几个世纪,一旦中日起冲突,我们岂不是还要高喊“抵制日货”滴!

“杞人忧天”与“阿Q乐天”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

        阿Q是鲁迅抽象出来的国人形象之一,真的很形象嘢。我从前比你阔多了,我也是贵族,我也姓赵,我们农村什么都比你城市里的强,你打我你就是我被儿子,反正吴马梦里也是属于我的,反正我快乐、我幸福。国人几千年来一直都懂得知足常乐、明哲保身的道理,都知道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道理,一言蔽之,乐天知命而已矣!

       君不知,《列子·天瑞篇》的这则“杞人忧天”故事的后面还有很长一段文字,大家没注意到,所以只是断章取义的以讹传讹,都怪中学课本啊。

   长庐子闻而笑之曰:“虹霓也,云雾也,风雨也,四时也,此积气之成乎天者也;山岳也,河海也,金石也,火木也,此积形之成乎地者也。知积气也,知积块也,奚谓不坏?夫天地,空中之一细物,有中之最巨者,难终难穷,此固然矣;难测难识,此固然矣。忧其坏者,诚为大远;言其不坏者,亦为未是。天地不得不坏,则会归于坏。遇其坏时,奚为不忧哉?”子列子闻而笑曰:“言天地坏者亦谬,言天地不坏者亦谬。坏与不坏,吾所不能知也。虽然,此一也,彼一也,故生不知死,死不知生,来不知去,去不知来。坏与不坏,吾何容心哉!”

    长庐子说:天地巨大,我们人类难以解开一切谜底,“忧其坏者,诚为大远;言其不坏者,亦为未是。天地不得不坏,则会归于坏。遇其坏时,奚为不忧哉?”怀疑天地崩塌,这是“思虑远大”,乐天知命,就不一定就对了,因为它不能叫你未雨绸缪。天地不得不怀时就会坏的,譬如过度开发资源而不顾环境污染,华北平原三百米以上无一处干净的水源,千里雾霾万里水旱,恰好被你赶上了,你“奚不忧哉”!不能未雨绸缪就只有亡羊补牢了,怎个补法?拿出来一大半的GDP来补,把我们好容易得来的天下老二的交椅还没坐热乎,就摇身一变成二百五十以后了。此无乃耸人听闻乎?非也,许多远见卓识者曾断言,我们将来拿出所有改革开放以来赚的钱来收拾被我们自己破坏的自然环境可能还不够。更可怕者还不仅如此,现在的收入不均,分配不公,社会矛盾加剧。社会百分之五的人掌握着百分之九十五的财富,然后他们一夜间就玩失踪了(裸官就是想随时溜掉),移民到美洲澳洲欧洲去了,剩下的满目疮痍的破碎河山,你的子孙有继续活下去的可能吗,就凭你仅有温饱的口袋,况且连马路红灯都不敢闯的家伙,你也有本事移民吗!但我们也同时要警告那些准备认贼作父随时想溜的革命同志们,即使你腰缠万贯投靠了人家,你那些洋爹洋娘就一定会待见你吗!

“杞人忧天”与“阿Q乐天”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

    至此,我想起了改革开放之初刘心武的一篇小说叫《醒来把弟弟》。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