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阳居士

渔阳鼙鼓动地来 惊破霓裳羽衣曲

 
 
 

日志

 
 
关于我

七尺微命,一介书生。 三坟五典,随掇华英。 天机云锦,独抒性灵。 无由济世,顾怜苍生。 心系邛崃,身老俗名

网易考拉推荐

《论语》十则  

2012-06-21 15:51:41|  分类: 古典诗文鉴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语》十则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

    【其一】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学而》)

对孔子的这句话,历来的解释都有很大的偏差。如:“学习并且时常复习它,不也很高兴吗?有志同道合的人从远方来,不也很快乐吗?别人不了解我,我却不怨恨,不也是道德修养高的人吗?”这其中对于“学而时习”的解释尤为明显,其实孔子谈的是“学习”和“复习”的关系。朱熹注曰:“习,鸟数飞也。学之不已,如鸟数飞也。说,喜意也。既学而又时时习之,则所学者熟,而中心喜悦,其进自不能已矣。”(《四书章句集注》)可见“习”乃实践之意。故“学习”与“复习”从书本到书本,而“学习”与“练习”则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之意。但这只是学有所获的喜悦,然而由内心的“悦”又到喜形于色的“乐”。其情绪何来得如此突兀?显然这不是仅仅把学习的方法指示给弟子所获得的快乐,这因该是孔子偶然间若有所悟的兴奋。即只有潜心学习,静心悟道,才能有时间会晤远道而来的志同道合的好友并与之论道。当然这个偶然也是个必然,这是他的人生旅途历练的结果,是他学识积淀的结果。

孔子以反诘的方式来表达自己“说”、“乐”、“不愠”的境界,以疑问的句式表示肯定的意思,这应是孔子并不多用的句式,但它可以把感情表达得更强烈、更突出,或者更深邃。孔子是学而不厌的人,学习是他一生的要务,但为何在晚年他还要发出如此深刻的感怀?纵观其一生可知:孔子人生的终极目标是济世,读书只是手段,相国才是目的,最大的快乐应该是建功立业,退而授徒实乃不得已而为之也。但是当他真正沉下心来读书授业之后,忽然发现,读书的乐趣好不逊于仕途,尤其是书读得疲劳的时候,正好又有好友来访,同时此时的时间又完全属于自己的,不会是人在仕途身不由己,难道这不是最快乐的么!因此孔子的“说”、“乐”、“不愠”心态具有强烈的指向性——仕途。“人不知”又怎么样?不能显贵又怎么样?“不亦君子乎”?此时的孔子真正知道自己该要什么了,老子多次谈到“贤者处世,天下无道则隐,有道则至”、“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隐”、“不义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安贫乐道、贫贱不移才是道德的最高境界,至此孔子也完成了自己最后的心灵抉择。

    安贫乐道是他对颜回的评价,颜回也是他最喜欢的学生之一,但孔子自己的安贫乐道当在说这三句话的时候,此当为其人生自觉之宣言。孔子告诉他的学生们:人生是什么?人活着为什么?人应该怎么活着?

 【其二】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学而》)

曾子说:“我每天多次地反省自己:替别人出谋划策是否尽心尽力了呢?跟朋友交往是否真诚相待了呢?老师传授的知识是否及时实践了呢?” 诚实之谓信。儒家要求人们按照礼的规定相互守信,以调整人们之间的关系。诚信的问题自古至今都是社会道德的核心问题,现代大学培养人一般都把“创造能力”放在首位,其次才是诚信、团队精神,而企业用人则首先考虑员工的“诚信”问题,然后才是,创造能力、团队精神。这说明目前我们的人才培养理念已经于社会发展出现了错位。

目前,从小学到大学,虽然总是把德育放在首位,大一些具体作法都停留在形式上,教学内容也是空谈理论,与真实的社会是脱节的。从家长到学校,都把中考、高考放在首位,即“应试”,至于孩子的德育,乃至体育都其次,就更遑论美育、劳育了。为何说德育为落到实处?比如,德育课的讲授还停留在假大空的说教上,德育课的考核还是停留在“背诵”、“闭卷笔试”和“分数高低”上。

曾子为何要把“为人谋”和“与友交”而“忠信”与否放在首位,不仅因为“忠诚”是人品的根本,深追究之,此“根本”乃是关乎一个人事业成败的根本,也就是说,你的学习再好,分数再高,能力再强,缺失了这条根本,你就不会是将来的成大业者。

第三个层面是“传”是否有“习”过。也就是老师所传授的新知识有没有消化理解好。

【其三】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为政》)

 “温故而知新”讲了学习方面的一规律两个层次。温故是知新的基础和条件此为规律,先把温故作扎实了才能更好地知新,此即两个层次。但知新还应有两个侧面的涵义须我们领会:一是新知识,而是新思考。知识之间具有连续性和逻辑性,因此学新知识要循序渐进。思考问题必须得有思想基础,要有具备充实的知识基础。概括起来,“温故”,打下坚实的基础,这是“求知”与“悟道”的根本,在科学研究上、乃至在社会人生认识上都没有终南捷径。

   【其四】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为政》)

  牛守贤曾写过一篇文章叫《思考的威力》,开头写道:“闲聊天,几个青年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人们常说,一切发明创造都来自劳动,来自实践。可是,为什么有不少人辛辛苦苦地从事某种工作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却一直没有什么发明创造呢?’‘为什么瓦特看见了水蒸气冲开壶盖就发明了蒸汽机,鲁班被带齿的野草叶子划破了手,就发明了锯?’ 在解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先摘引一个科学家与他的助手的一段对话。最早完成原子核裂变实验的英国物理学家卢瑟福,有一天晚上走进他的实验室,时间己经很晚了,实验室里有一个学生仍然俯身在工作台上。‘这么晚了,你还在做什么?’卢瑟福问道。‘我在工作。’学生随即回答说。‘那你白天做什么了?’‘我也工作。’‘那么你早晨也工作吗?’‘是的,教授,早上我也工作。’学生带着谦恭的表情承认了,并等待着这位著名学者的赞许。卢瑟福稍微沉吟了一下,随即简短地间道:‘可是,这样一来你用什么时间来思考呢?’” 

孔子说:“只学习却不思考,就会感到迷茫而无所适从,只是思考而不学习,就会疑惑而无所得。”

牛守贤对几个青年的回答,深刻地诠释了孔子的这两句话。学习(包括读书、实践)与思考,二者是不可偏废的辩证关系。一般说来,读书也好,实践也好,相比于思考都要艰难困苦一些,因此懒惰者容易堕落为空想家,苦干者容易衍变为蛮干家。

【其五】子曰:“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为政》)

  孔子说这段话意思是言行要谨慎,不要夸大自己的知识和本领,要实事求是。要有诚实、谦虚的态度,不要不懂装懂。实事求是者是最聪明的,是智(知)者。实事求是者,既能正确对待自己的缺点,又能正确对待别人的优点;既能有利于自己的学习和发展,又能有利于人际关系的和谐和发展。俗话说:你编造一个谎言,之后就要再编造一百个谎言来自圆其说。因此,实事求是、谦虚诚实,它不仅仅是人的美德,它更是涉世立身不二法则,它能使你不断进步,它能使你居下不辱,此为求知之本,亦为涉世之基。

   【其六、其七】子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里仁》)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述而》)孔子此言与他的“三人行必有吾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可谓互为表里。一切人都可能成为自己的老师,或正面的、或反面的。因此随时随地都要注意向身边的人“学习”(包括“从之”——取长补短;“改之”——引以为戒)。

《大学》里的“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进一步阐释了孔子的“见贤思齐”说,清顾炎武“稽古有得,随时札记,久而类次成书”,名之为《日知录》,何也?《论语·子张篇》有:“子夏曰:‘日知其所亡,月无忘其所能,可谓好学也已矣’。”子夏所言者为:每天都要获得自己从前所不知道的知识,每月都不要忘记增益自己所不具备的能力。子夏又从另一个侧面解释了“见贤思齐”的内涵,顾炎武深信这就是“内圣”之道。

为什么孔子敢肯定地说“必有吾师”,难道一般人都会比自己强?一般说来,人人都会有自己的知识盲点,正所谓专家不如杂家通博,杂家不如专家深奥。所谓“三人行”,仅就群体而言,三人之品位当有高下,再就个体而言,每人都是所长与所短的集合。所以说“必有我师焉”!

【其八】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泰伯》)

曾子是说有抱负的人不可以不胸怀宽广,刚强勇毅,因为他肩负着重大的使命(或责任),而实现使命的道路又很遥远。具体地说,实现“天下归仁”的理想就是“士”的使命,而这一使命是需要我们终身为之奋斗的事业。非常之事须非常之人,非常之人又必有非常之能,而这个“能”就是博大之情怀,刚毅之精神,坚忍之意志。要自强不息、厚德载物,乾坤蕴育于胸,可谓“士”也。而时礼崩乐坏,天下纷扰,要想天下归仁,岂不任重道远!

无数事实证明,一个人事业的成功,首先取决于他的抱负、他的情怀、他的精神。一般说来,取法乎上仅得乎中。一个人开始的格调就定低了,就注定了他一生的庸碌。反之,一个人的要目光远大,必先高瞻远瞩,即使人的一生也没有走到你自己目标的尽头,你也一定是个“非常之人”。孔子是也,老子是也,墨子亦是也,三子者,殊途而同归。

【其九】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子罕》)

孔子以天冷为谕:松柏不畏严寒,君子固当不为时俗。君子应堪当大任,必须要有松柏的品格:坚贞不屈、不随俗流、保持节操、坚韧不拔的精神。

孟子讲要“养我浩然之气”,又说“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屈原把这种高贵的品质谕之为“橘”,他说要像橘树那样,独立不迁、深固难徙、苏世独立、横而不流,这就是“参天地”之橘。屈原的“橘树”与孔子的“松柏”其实都是孟子所说的有理想、有品质的“大丈夫”。

【其十】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卫灵公》)

子贡问有没有可以终身奉行的一个字呢,孔子回答说,那大概就是‘恕’吧!接着又解释说:自己不喜欢的事物,不要施加于别人身上,这就叫“恕”。在孔子看来,作人第一要务就是“恕”,然后就是“敬”。所谓“恕”,有两点须辨明,一是严于律己,而是宽以待人。正所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有容”之后才是“大”。所谓“包容”于今于古,都是可化解矛盾,解决纷争的一剂良药。所谓“敬”,就是庄严肃穆,就是彬彬有礼。恕是内在仁者情怀,敬是外在仁者风范。二者一体,可谓君子之风。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今天已然成为世界性的名言了,已经成为了联合国的诸国须谨记的名言,但是在此我们还是要辨正一下。就是说,有些时候,我们己“所欲”也要“勿施于人”,因为每个个体都应该有自己的选择,我们要尊重他人的选择,更何况,你的选择是否就正确合理在一定的历史条件按下也是未知的,你么你就一定要“施于人”么?好心办坏事的例子比比皆是。譬如今天中国父母们的爱子方式,造成多少大大小小的悲剧!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