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阳居士

渔阳鼙鼓动地来 惊破霓裳羽衣曲

 
 
 

日志

 
 
关于我

七尺微命,一介书生。 三坟五典,随掇华英。 天机云锦,独抒性灵。 无由济世,顾怜苍生。 心系邛崃,身老俗名

网易考拉推荐

永不褪色的记忆  

2012-12-23 12:14:25|  分类: 北梦琐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九五年五月初,我只身一人来到号称“鸟语花香”的南海小镇汕尾。经过五个多昼夜的旅程,到广州下火车后的第一感就是仿佛掉到了蒸笼里,紧接着就是满耳听不懂“鸟语”和看着就瞠目的风俗,当然还有只在电视里见到过的花草树木,简直是到了异国他乡,要不是重任在肩,真想登高而赋之数阙。早七时从广州出发,接近中午时,在惠东打尖,要了一碗米饭,一盘“时菜”,所谓时菜就是随着季节变换而不定品种蔬菜。抢个位子坐定后,服务生先端来一只红色塑料杯,大半下子开水里面还插着两只筷子。筷子为什么是插在水里送来的,我颇有些狐疑,大约五分钟的光景,那个小男孩又送来了一碗白米饭和一盘咸肉炒空心菜,翠绿翠绿的,看着就想马上叨一口。这盘炒时菜的味道应是我终生难忘的之一,但这决不仅是因为平生第一次吃到空心菜,主要的是它的咸肉的味道和它的恰当的火候。在内地一般来说,在车站或是过客多的地方吃饭总是让你吃完后想骂上几句的。不用说东北,就说我们心仪已久的首善之区北京吧,后来有一次在西客站吃的饺子,只要你想它起来都想吐。一句话,广东人的生意经与内地就是不同。
永不褪色的记忆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
 

      长途大巴早晨从广州出发,一路摇摇晃晃,大约午时三刻,来到了一个巴掌大的小院子里停了下来,下车后发现有个还不到四、五十平米的候车厅,墙上挂着一市三县的路线图,有两个是听说过的,就是海陆丰,一个是陌生的,就是陆河。在外面在两个平房的中间是个有顶而前后无墙的房间,两边靠墙分别放着两条木椅子,这中间就是“出站口”了。走过了这个通道,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翠园酒店”。看着来来往往的摩托车、三轮车我大脑一片茫然,经过一番电话联系,老同学穿着一件我从未见过的短袖从黄包车上下来了。

      我敢断定即使生长在汕尾的人,三十岁以下的,也不会对这个老车站有多少印象了,因为转过年来,也就是九六年它就迁到荷包岭了。虽然这之后不知道每个月能有几次会经过这个路口(三马路),但是渐渐地这里已经几乎找不到当年的痕迹了。

      今天早起去凤山妈祖那边吃肠粉,回来再转到信利超市购物,于是不知不觉间又走到了这里,又从那个熟悉的小胡同穿过,不经意间一抬头,看到了右侧居民楼上钉着的牌号“翠园街”。哦,突然明白了,老车站前面的酒店为什么叫“翠园酒店”了!准确的说,我就没见过这家酒店营业的样子,也不知是从哪一年起,这栋酒店就人去楼空了,但它前面的黯淡的黄字“翠园”,却依然顽强地附着在它的额头上,这也是我记忆中仅剩的十六年前痕迹了。

      再看看我现在的新居——黄金海岸,当年也曾骑自行车来过,但经常有很长的距离是车骑人的,当时驻足在这里,前面是又咸又腥的海,脚下是又软又粘的赤卤泥沙,这就是“沧桑”的涵义吧!其实你大可不必惊诧这个海边小镇有多少变化,你只要数数自己额头上多了多少根白丝就明白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