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阳居士

渔阳鼙鼓动地来 惊破霓裳羽衣曲

 
 
 

日志

 
 
关于我

七尺微命,一介书生。 三坟五典,随掇华英。 天机云锦,独抒性灵。 无由济世,顾怜苍生。 心系邛崃,身老俗名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里的故乡  

2011-08-23 14:26:51|  分类: 北梦琐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08月23日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
        文革十年及之前的若干年,就住在这里,准确地说,应该叫“草堂”。

       因为东北农村传统的盖房子方式是木框架,再用谷草和泥拧成的草辫子编成的墙体,然后再在外边抹上几层泥,房顶是用一种当地人叫“羊草”的长长的细草笘成的。质量好的能用五六、十年,差一点的二十多年就坍塌了,所以东北很难找到上百年的家族古屋。记得是在五岁左右我们搬到这所新房子住的,十五年后,文革过去,恢复高考,1978年,我就提起在人民公社的供销社里新买的一个帆布提包,一个小伙伴送的“造革”背包,还有一捆大大的棉被褥踏上了寻梦之旅。

      坐了约200华里的汽车,就到了尚志县城,这里仿佛比方正县要大一倍。下车后再搭讪着找一个貌似忠厚的中年男子帮我背行李,跑了约一公里的路来到了火车站,排队买了一张十元钱的到终点的“通票”就急匆匆地走上站台,十分钟后北京方向来的161次直快呼啸而至,定睛看时,原来那车轮子真的像传说的那样比我还高呢。又过了一昼夜经过了牡丹江、佳木斯两座中等城市,分别换乘了两次车,瞪大了两眼亲切地轮番欣赏了曾经在传奇小说《林海雪原》里看到的、在今天看来根本就不算繁华的两座“大城市”,清晨,到了终点站。下车后,看见满街的汽车不知要坐哪一个,也不知道路边竖着的牌子上写着一、二、三究竟是什么意思,于是在鼻子底下的嘴的指引下来到一座墙角的垃圾冒着一缕青烟的黄楼的跟前便蹩脚的走了进去。

2011年08月23日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

      中间虽然每当寒暑易节都要回到家乡,但那是没有相机记录家乡的摸样。相机,只是看到日本遗孤的后代去日本定居后再回来探亲才有的,那时全村的人都来大队部的院子里照相,由于父亲(左一,另外两人是大队干部)是大队小学的校长自然就在前排甲座落座,身后两位与父亲同龄的中年人是小队队长,其他的大姑娘、小媳妇以及孩子们唧唧喳喳围拢过来凑热闹,左一是三弟(今年也四十出头了)。

2011年08月23日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

     九零年代后,弃教从政,由于“工作需要”,公款买了一台300多元的相机,之后又谪窜岭南,九七年借南迁之机回故里看老母。当时母亲住在离故居不远的新建成的,也是村子里很少见的,砖瓦结构的三间房(土语。两边可分别住一家,中间是公用的厨房。家境好一点的,也可以一家人独享)里,这时候,这所旧居已经几易其主了。午饭后,就拉着表哥旧地重游。人是陌生的,房子以及周边的环境仿佛还有些过去的摸样,于是就前前后后留了几个影。这里是后园子,就是菜地,当年在地头的一颗小松树下还背过“什么是哲学”,“什么是矛盾的特殊性和普遍性”。距离后窗户几米远的地方曾经有几棵果树,被“该死的”新房东砍伐掉了,但是这些土豆、茄子,不管是谁栽种的、哪一年的都是一个模样,因此仿佛还有一丁点的亲切感。

2011年08月23日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

      这条障子(篱笆)的后面,四十年前是野甸子,长满了蒿草,十来岁时与西院王家比我大一岁的二小子——小军,在那里玩儿点火烧荒的游戏,两人负责看住两边的火势,也就是把火控制在我俩可控的范围之内。不料一阵风儿起,火势顿时漫燃,我俩晕了,闯了大祸了,弄不好这火就会烧到村子里去的!我俩赶紧脱下布衫(粗布上衣)猛地一阵扑打,终于火被扑灭了,我俩都是满脸的烟灰泥土,愣愣地站在那里面面相觑,又是一阵傻笑。十年后,这里就变成麦田,但再往北约一里路处,曾经抓过鱼、打过柴的小溪还在。又十年后,这条小溪就无踪影了。

       转眼又是十年,已经是21世纪了,08年又用自己的钱买了一款数码相机,于是就在岭南寓舍书桌上翻拍了这几张发黄的老古董。

       白云苍狗,人在变老,村庄在变新,村里已经没有一所茅草房了,也不是晴天是土、雨天是泥的满街都是鸡屎猪粪的街道了,脚下早已经是与城里差不多的水泥路了,而且还有了路灯。记得我上中学时,村子里还没有通电的,《林海雪原》、《水浒传》、《三国演义》、《三里湾》、《金光大道》、《艳阳天》、《西沙儿女》等都是是在昏黄的洋油灯(煤油)下读出来的!所以现在在电灯下看书还是习惯把光调到很小的状态。

      现在回故里,已经和去一个陌生的村庄没有什么大的区别了,已经连自己的家都找不到了!我不说不清楚这些发展是好,还是不好。你说这变化不好,乡亲们的生活水平确实是提高了,尽管吃的猪肉里面有这个精那个精,而且还被注了水,可是从前我们毕竟只有五月五、八月中和新春才有肉吃的啊!你说这变化好,可山没了、水没了,到处是光秃秃的,狼没了、兔子没了、野鸡野鸭都没了,于是诗意也就没有了栖息之地!

    抬眼看看村里孩子们,我突然觉得我的童年一定是比他们幸福的。

  评论这张
 
阅读(36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