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阳居士

渔阳鼙鼓动地来 惊破霓裳羽衣曲

 
 
 

日志

 
 
关于我

七尺微命,一介书生。 三坟五典,随掇华英。 天机云锦,独抒性灵。 无由济世,顾怜苍生。 心系邛崃,身老俗名

网易考拉推荐

二.刚柔冲突中的“有容境界”  

2011-03-17 07:09:17|  分类: 学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刚柔冲突中的“有容境界”

       欧阳修《晏公神道碑铭》说:“公为人刚简,遇人必以诚,虽处富贵如寒士,尊酒相对,欢如也。得一善,称之如己出,当世知名之士如范仲淹、孔道辅等,皆出其门,及为相,益务进贤材。当公居相府时,范仲淹、韩琦、富弼皆进用,至于台阁,多一时之贤。”《西清诗话》说:“晏爱宋之才,雅欲旦夕相见,遂税以第于旁近,延居之,其亲密如此。”叶梦得《石林燕语》载:“晏元献公喜荐引士类,前世诸公为第一。为枢府时,范文正公始自常调荐为秘阁校勘。后为相,范公入拜参知政事,遂与同列。孔道辅微时,亦常被荐。后元献再为御史中丞,复入为枢府,道辅实代其任……”[P2557]

    (一)荐引士类时的刚柔抉择

       晏公举荐人才时常面临此人该不该荐、何时荐的抉择。范仲淹出其门下,晏公自然知其器识。司马光《涑水记闻》卷十记载:范仲淹丁母忧后,“服除,至京师,上宰相书,言朝政得失及民间利病,凡万余言,王曾见而伟之。时晏殊亦在京师,荐一人为馆职,曾谓殊曰:‘公知范仲淹,舍不荐,而荐斯人乎?已为公置不行,宜更荐仲淹也。’殊从之,遂除馆职。顷之,冬至立仗,礼官定议欲媚章献太后,请天子帅百官献寿于庭,仲淹奏以为不可。晏殊大惧,召仲淹,怒责之,以为狂。仲淹正色抗言曰:‘仲淹受明公误知,常惧不称,不知己羞,不意今日更以正论得罪于门下也。’殊惭无以应。②[P873]“冬至立仗”是指天圣七年冬至,在一次晏公的宴请中,吕夷简有备而来地提出要皇帝率百官拜贺太后,并胁迫宰相王曾同意,时晏殊一言不发。继之此事就被提到朝廷上来,当时范仲淹就立即上书抗言说“亏君体,损主威”、“天子有侍亲之道,无为臣之礼,有南面之位,无北面之仪”,“不可为后世法”。司马光的这段记载透露三个方面的信息:第一,作为恩师,在自己要举荐人的时候他并没有首先想到范仲淹,反而是王曾一见而“伟之”并提醒他推荐,然后才是“公从之”,晏殊要先避嫌再求贤,当王宰相提醒时他就顺水推舟而已。谨慎如此!第二,“冬至立仗”之事,范仲淹“正色抗言”章献太后,晏殊大惧并担心累及自己,事后怒责仲淹。胆小如此!第三,当他责备范仲淹时,没想到范仲淹又正色辩解,而他又“惭无以应”,这又说明他对范仲淹的做法在价值观上是认同的,但他认为正确的事不一定都可以做,只是无法与范仲淹说得清楚而已。喜荐引士类是其优点,而不敢担当也是其弱点,见识与胆识往往冲突,于是进退失踞,“临大节”而权力话语“缺席”,这应是其“贵柔”、“保身”的道家思想所致。

    “贵柔”不是没有“刚”,晏殊还有“为人刚简”的一面。时机恰当时,他又表现为权力话语的在场,表现为儒家的积极进取、勇于担当。他知道只有适时的“刚简”才能更充分地体现人生价值,才能巩固并有所提升自己的地位。《晏公神道碑铭》:“太后谒太庙,有请服衮冕(古代帝王享祀先王时的服饰。《周礼-春官-司服》:‘享先王则衮冕。’)者,太后以问公,公以《周官》后服(《周礼》中有关后的服饰。《周礼·天官·内司服》‘从王祭先王则服祎衣。’(由于太后权听军国事,故有人劝太后穿帝王之服去谒太庙,但晏殊认为太后只能是穿‘后服’,不能逾级。)对,太后崩,大臣执政者皆罢。公为礼部尚书知亳州,迁刑部尚书,复召为御史中丞,又为三司使。”此次建言虽遭贬但不久就“复召”了。真宗崩时有遗诏,令章献明肃太后权听军国事,宰相丁谓、枢密使曹利用,都想独见太后奏事,时无人敢言。晏公以知制诰微职挺身建言“毋得见,当垂帘听之”,最终被太后采纳。丁谓乃执掌朝政的一品宰相,而曹利用也是主管军政事务的元老重臣,两人都想取得独见太后奏事的权利,他们究竟是为了自己履行政务之便,还是为了独揽朝政,不得而知。但晏殊建言,可谓铮铮矣。

     《宋稗类钞》载“苗振第四人及第,既而召试馆职。一日谒晏丞相,晏语之曰:‘君久从吏事,必疏笔研。今将就试,宜稍温习也。’振率然答曰:‘岂有三十而为老娘,而倒(衣朋)孩儿者乎?’……由是不中。”苗振以为自己已有出身,想倚老卖老,讨些便宜,晏公偏不买账,与擢拔寒士欧阳修相比,可谓泾渭分明。又如章太后要召张耆为枢密使,晏殊却进言:“枢密与中书两府,同任天下大事,就令乏贤,亦不宜使中才外之。耆无他勋劳,徒以恩幸,遂极宠荣,天下已有私徇非才之议,奈何复用为枢密使也?”(徐自明《宋宰相编年录》)顶住了太后的压力。因晏殊宁缺毋滥、择优进荐,故所荐大多为栋梁之士,在庆历新政中都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晏公一生唯谨慎,但对于苗振,他有把握摆平,是可行的;对于章太后所荐的张耆,若据理力争,也必得同僚的支持,因此也是可行的。

     晏殊荐人特点大体有三:第一,求实惜才不重门第,其《解厄学》曰:“不求于全,则不损于实;人无贱者,惟自弃也。”(《求实卷五》)又:“名勿信,实勿怠。”(《向善卷八》)第二,求实向善不计恩怨,其《解厄学》曰:“君子亦怨,不误其事。小人亦友,不辍其争。”又:“言善未必善,观其行也。言恶未必恶,审其心也。”(《向善卷八》)三,求实尚能不拘小节,《解厄学》曰:“致远者实,近利者虚;众趋者慎,己悦者进。”又:“大智无诈,顺乎天也;小智无德,背乎情也。”(《求实卷五》)晏公的“求实向善”以“解厄”为旨归,因此他的“知人善任”则是有条件的,是在相对安全的条件下施行的。

    (二)抒情言志时的柔中带刚

     晏公写富贵唯说气象,抒闲情粉面青娥,但《珠玉词》中也并非全无风人之旨,只是“风雅”来得不觉耳。清人张惠言、谭献、黄蓼园等常州派及近人刘永济等又说晏殊词无讽喻寄托。晏殊崇尚“藏锋隐智”,但其风雅精神也非“羚羊挂角”,其作品中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会时时浮现出来,而这更是诗人最渴望倾吐的东西。《踏莎行》:“细草愁烟,幽花怯露,凭栏总是销魂处。日高深院静无人,时时海燕双飞去。带缓罗衣,香残蕙炷,天长不禁迢迢路。垂杨只解惹春风,何曾系得行人住。”全篇笼罩着哀怨,表面写伤感离别、男女相思,情场失意,但更主要是隐寓了官场斗争中失败的情绪虽然他的宦海很少大的沉浮。刘永济分析此词说:“仁宗朝朋党之祸已兴,晏殊与孔道辅、范仲淹、余靖、尹洙、欧阳修相善,而与吕夷简不和。及夷简为相,就因故贬孔、范、余、尹诸人。此而词,当即暗指此事。垂杨似指同党之谏官,言谏官虽犯颜谏诤皇上(春风),何尝能留住被逐之人(行人)。”哀怨而又宽和,此词可谓寄托遥深。晏殊绝不使用穷形尽相的语言,不写情调底下的庸俗之作。但蒲传正认为词中的“年少”是“新欢”。其实此词之背景是仁宗亲政后罢免诸执政大臣这一大事,晏殊把“年少”来喻仁宗(二十四岁),但又不能对蒲传正直言,只好以白乐天诗句来回答蒲传正。《玉楼春》:“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一词述尽男女相思之情,但刘永济认为是“论闺情以抒己情”,“因所托之情,关涉朝政,不便明言,故托之以闺情”(《唐五代两宋词简析》)。《山亭柳·赠歌者》:“家住西秦,赌博艺随身。花柳上,斗尖新。偶学念奴声调,有时高遏行云。蜀锦缠头无数,不负辛勤。数年来往咸京道,残杯冷炙谩消魂。衷肠事,托何人?若有知音见采,不辞遍唱《阳春》。一曲当筵落泪,重掩罗巾。”写于暮年知永兴军时,仕途屡遭挫折,感情便与天涯沦落相通,一反雍容华贵、闲雅婉约词风而激越慷慨、悲凉感人。通过描写被损害、被诲辱的歌女的悲惨命运,抒发自己对朝廷不辨贤愚、不识忠奸、轻谴大臣的愤懑和不平,具有较深刻的思想内涵。《采桑子》“红英一树春来早,独占芳时。我有心期。把酒攀条惜绛蕤。无端一夜狂风雨,暗落繁枝。蝶怨莺悲。满眼春愁说向谁。”讽喻仁宗亲政后罢免诸大臣一事件。三月明道二年(1033)刘太后去世,仁宗亲政,四月罢吕夷简、晏殊等。罢相五年后(1038)作《诉衷情》:“数枝金菊对芙蓉。摇落意重重。不知多少幽怨,和露泣西风。人散后,月明中。夜寒浓。谢娘愁卧,潘令闲眠,心事无穷。”曲终人散,家事国事平生事一齐袭来,表现受委屈的幽怨之情,借助西风“和露泣”,表现“心事无穷”。一方面委屈又不敢直言,另一方面忧国忧君又不得回朝,充满矛盾。再看《破阵子》“多少襟怀言不尽,写向蛮笺曲调中。此情千万重。”句就更不难理解晏殊的一怀愁绪来自何处了。《清商怨》“关河愁思望处满,渐素秋向晚。雁过南云,行人回泪眼。双鸾衾裯悔展,夜又永、枕孤人远。梦未成归,梅花闻塞管”,写征人思乡,悲凉苍劲,不亚于李益的“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可谓开范仲淹《渔家傲》之先声。

      晏殊的诗也不乏风雅之作:“平台千里渴商霜,内史忧民望最深。衣上六花非所好,亩间盈尺是吾心。”宋代诗人写雪诗的颇多,但大多着眼于铺写上林琼苑之雪景(除王禹偁外),晏能以七绝咏雪来表现对农民生活的关心颇为难得。《吊苏哥》曲折反映官场的俗态:“苏哥风味逼天真,恐是文君向上人。何日九原芳草绿,大家携酒哭青春。”这是为悼念一位笃信殉情的营妓而写,但其主旨在于讽喻当时“士大夫受人眄睐,随燥温变渝,如翻复手,曾一女子不如”(《西清诗话》)的世态人情。《咏上竿伎》“百尺竿头袅袅身,足腾跟倒骇傍人。汉阴有叟君知否,抱瓮区区亦未贫。”意在劝讽人世的翻覆机巧,主张为人处世的淳朴正直,表现了他对当时宦海风云的深长感喟,并且还把此诗题在书壁间。《西垣榴花》:“山木有甘实,托根清禁中。岁芳摇落尽,独自向炎风。”托寓了自己守清持节的高尚情意。

    (三)晏殊与范仲淹、欧阳修、王安石师生的情感纠葛

      晏殊与范仲淹之交可谓至深至厚, 叶梦得《石林燕语》卷九载:“范文正公以荐入馆晏元献,终身以门生事之,后虽名位相亚亦不敢少变。”②[P2558]晏殊是范仲淹的恩师,但范仲淹年齿还要长晏殊两岁,而范仲淹终身殷勤执弟子礼甚恭,这一点也正足资证明晏殊之品格。冬至立仗”之事仲淹曾惹晏公不爽,但康定元年(1040)范仲淹被诬陷,晏殊仍然上书力陈“仲淹素直”。欧阳出身寒微,曾两次落第,天圣八年(1030)“翰林学士晏公知贡举,公复为第一”(《欧阳修年谱》);庆历三年(1043)“殊初之相,擢欧阳修等为谏官。”(徐自明《宋宰辅编年校补》)。据赵令畤《侯鲭录》卷四记载:“晏元献公作相,因雪设客,如欧阳文忠公辈在坐。时西方用兵,欧公有诗云:‘主人与国共休戚,不惟喜悦将丰登。可怜铁甲冷彻骨,四十余万屯边兵。’次日,蔡襄遂言其事,晏坐此罢相。公曰:‘唐裴度作相,亦曾邀文士饮,如退之但作诗云:园林穷胜事,钟鼓乐清时。几曾如此合闹。”②[2063]后人批评说当时正值西夏元昊用兵,晏公为宰相,当佐天子择将帅,恤士卒。晏公因此事被蔡襄上奏而罢相,也因此背上只顾个人享乐,不顾百姓死活的恶名,据说晏殊此后曾对欧阳修十分简慢,固有“晏公不喜欧公”之说。但观欧公为晏公所作《晏公神道碑铭》犹不吝溢美之词,这又说明晏公对与欧阳修的私人恩怨等个人情感分寸的把握得还是十分得体的。王安石以第四名科第,一日往谢晏公,“晏公俟众人退,独留荆公,再三谓曰:‘延评乃殊乡里,久闻德行乡评之美,况殊備位执政,而乡人之贤者取高科,实预殊荣焉。’又曰‘休沐日相邀一饭。’荆公唯唯。”又一日饭罢又延坐,晏公谓荆公曰“乡人他日名位如殊坐处,为之有余矣。”且欢慕之又数十百言。继之,“晏公泛谓荆公曰:‘能容于物,物亦容矣。’荆公但微应之,遂散。公归至旅舍,叹曰:‘晏公为大臣,而教人者以此,何其卑也。’心颇不平”荆公当时曾大不以为然,由于晏公乡党观念、名利观念太重而致使王安石曾另眼看之。《宋稗类钞》记载王琪、张亢一次同为晏殊的座上客,二人胡开玩笑:“亢体肥,王琪目为牛。琪瘦骨立,亢目为猴。”此二人不但其貌不扬,而且开玩笑还不顾场合,也常常失却体统,甚至有时还把玩笑开到晏殊的头上,但晏公对此也并不介意。孔平仲《孔氏谈苑》载:“晏丞相知南京,王琪、张亢为幕客,泛舟湖中,只以诸妓自随。晏公把舵,张、王操篙。琪南方人,知行舟次第,至桥下,故使船触柱而横,厉声呼曰:‘晏梢使柁不正也。’”[P2255]王琪之戏言暗喻晏公人品,正说明晏公的口碑乃褒贬俱在。解厄学》曰:“恶惑愚不惑智也。善贵诚不贵法也。”(《向善卷八》)能用人还要能容人,有容乃大也

 

   参考文献

②宋元笔记小说大观[M].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2007.2677.

③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0八[M].中华书局点校本,北京:1979.2526-2527.

④二晏年谱[A],夏承焘集.第一册[M].浙江古籍出版社浙江教育出版社,1997.236.

  评论这张
 
阅读(212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