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阳居士

渔阳鼙鼓动地来 惊破霓裳羽衣曲

 
 
 

日志

 
 
关于我

七尺微命,一介书生。 三坟五典,随掇华英。 天机云锦,独抒性灵。 无由济世,顾怜苍生。 心系邛崃,身老俗名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与“小蛮”擦肩过  

2010-11-14 18:03:28|  分类: 北梦琐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广州不是看“亚运”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前晚刚在荧屏上耳闻目睹了“小蛮”的光芒四射,昨天一早就兴冲冲地登程去五羊城了。出了天河客运站之后,肚子略有亏空,就到右手边去寻觅旧时踪迹——那家兰州拉面小馆,可是经两个来回之后愣是不见踪影,无奈索性就到了一家沙县面馆当起了唯一的顾客,叫了一碗麻酱拌面狼吞虎咽起来。一刻钟后擦了擦嘴巴就上了303,径奔“客村”方向而去。又半小时下车后寻找下一个前往“洛溪桥”方向的站点儿。一站、两站,过去了,还是不见,而此时“小蛮”就亭亭玉立地站在我的面前,若不小心就会真的撞到“小蛮”的腰,于是本居士就偷偷地溜了一眼,于是就擦肩而过了,可能是因为靠的太近的缘故,一下子衣服都擦破了,但还是没擦出一星火花来。本居士闷头彳亍着,正在本居士踌躇之际,发现站牌前有学生仔摸样的一男一女,身上穿着361度的马甲,手里拿着小纸牌,表示自己是“亚运志愿者”(导游)。小样,他以为穿上马甲我就不认识了,于是就凑上去咨询了一番接着是就又登上了562,最后终于到了“洛溪桥脚”,下车之后又是一阵子的大踏步的土地丈量。路边有摩的哥来搭讪说:“到哪里?5块钱我把你送去。”本居士瞪了他一眼,又挥了一下手,理直气壮地冲他说:“你没看见我老人家在锻炼身体么?”可是自己心下里却想到“奶奶个熊,老子哪怕是个九品芝麻官,即使没有“砖车”也是要打黄包车的!可眼下就不同了,未经府邸掌柜的允许,回家肯定得跪搓衣板的,还是算了吧,还是别自讨苦吃了!可细想之,这也可能是塞翁失马吧,你没看见那些当官的,命都比较短吗,而且他们生命的长度还仿佛还真与其官衔的大小成正比呢!你再看那几页历史书上写着的皇上们,能活过70岁的有几人?”于是乎,“走啊走,乐啊乐,哪里有不平那有我,哪里有不平那有我。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竟然唱了起来。又半个小时左右终于到了目的地——“广轩大厦”。

       省人事厅今年规定凡参加“正高职称”的评审者一定要参加答辩,地点就设在广轩大厦这里。本居士在大厅里巡视了一周之后,得知这里是不准我们答辩人居住的,这里是只给答辩专家留宿的,因为省人事厅职改办考虑到,答辩双方如果同居一处,晚上要是发生些什么不正当的关系,那可咋办呢?那又怎么能体现“公平”的原则呢!于是本居士又只好登上188原路返回敦和寻求投宿。首先找到了一家叫什么“乐凯名人大酒店”的,当本居士踏上锃明瓦亮的地板上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的靴子有些尘封十年了。接下来一问价格,小姐说:“亚运期间288。”于是本居士就立马逃了出来,心想:“娘的,满大街一个旅店都没有,这大酒店又没有一家是买酒的,这是什么世道!再说了,本居士的此行要能有组织报销,哪还用管他280还是250呢,唉,还是加入组织好啊!”又向前行了几个巷口,见到了一家名叫“敦和大酒店”的,本居士断定它肯定也不是卖酒的,决定先进去看看再说。这家的前台小姐说什么都不能称之为靓女,但本居士倒觉得她十分可爱,她了解到本居士的来意后说:“有特价的标准房,138。”于是本居士就决定留了下来。等到了房间才发现,这个房间还真有点个别,有生以来本居士住了那么多的客栈,像这样的房间还真没见过哩。它是个套间,两卫(冲凉与洗漱分开的)一卧的,后面还有个门,锁着,这倒有点叫本居士警觉起来:“这个门要是半夜里莫名其妙地开了咋办?要是一觉醒来衣服都被人家抱跑了咋办?猪八戒在洗澡时仙女们不就是偷了他的衣服?哦,那可就惨了。洗漱一番后,发现时已接近17点矣!

       稍息片刻,大约17点多,懒洋洋地起身到碗面寻找新的打牙祭的去处,又一路跨过了几个巷口,发现一家烟酒店,遂决定进去“研究研究”,因为本居士想抽雪茄,曾跑遍了汕尾愣是没找到。进去后果然不出本居士所料,毕竟是省城,店铺虽小,五脏俱全,老板姑娘顺手就拿出一盒,而且价格也不贵,说是2元一支,15元一盒。毕竟是“亚运”期间嘛,不论行商坐贾还都规规矩矩,于是横下一条心:买两盒!高高兴兴出来后,就找到一家兰州拉面馆,本居士问多少钱一碗,小二说:“四块五块。”因为他一口的西北口音,说得又快,本居士以为听错了,后经再次确认,果然不错,就大声说:“要五块的。”嗨,果然是省城,人家工资比我们高两倍半,面条还比我们穷乡僻壤便宜如许也,阿Q那厮老是说城里的什么什么就不如他们乡下好,真是活见鬼呢!

 行程何以如此艰辛,皆因我辈是草民,很少有机会去大城市转转,所以路生,又只有坐公交的份,再外加上我这五十余载不老的步履,一路迤逦而行,虽途径广州塔“小蛮腰”也未能仔细端详一下这个小美人,确实有点对住人家“姑娘家”的,但能让本居士偷偷瞟了她一眼,这也算她三生有幸了吧。急急忙忙赶去广州,倒不是看“亚运”,这还真是新鲜事。但要是说“苦”,其实也不尽然,那些路边穿361度马甲的志愿者孩仔们那才叫一个“苦”呢,他们一整天站在马路边吸着尾气,还被美其名曰“亚运志愿者”,却连一个运动员的毛都没有见到,这还不说,连电视都没得看,还不如本居士幸运哩。

独自一人在客栈里面对着电视机傻笑了大半宿。虽然次日要面临“大考”——职称评审之最后一关“答辩”,但一个人在客栈里,没有领导管束,还是饱览了大半宿的“亚运”大赛,然后不知何时就昏昏沉沉地不醒人事了。

我与“小蛮”擦肩过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

  早晨六点爬起退房,出门充饥,那家拉面馆还没有开张,于是又找了一家快餐店,弄了一碟3元钱的肠粉之后,仿佛又多了些底气,径直奔“188路”而去。八点准时到达现场,经本居士一番逡巡,发现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不知有几十号人,他们比本居士还早到。但见个个面皮机械,神色严肃。经工作人员喊话才知道,原来是要分批报到的,本居士是第一批,待上前一说自己是中文学科的,小女子立马就说您是李老师吧,本居士有些狐疑,上前一看自己的名字写在名单的首行位置,方猜出原来现在他们只允许第一批的过来。待本居士坐在该坐的“中文组”的牌牌下之后,就主动与身边的“引导员”小伙子攀谈了起来,又知道本学科今天共有7位答辩人。十五分钟后第二批来了,一位高高的男士,一问贵庚方知他41岁,当本居士报了“贵庚”后,他就称本居士为“前辈”了,这时本居士发现他的手竟然有些“帕金森”的样子。为了让他平静下来,本居士就主动和他扯一些有关专业、学科之类的不咸不淡的话,有得知他是江门职业技术学院的,姓蒲,教写作的。 

 在走廊里又等了几分钟,利用此时间又与“引导员”换了帖子,大约八时两刻,本居士就第一个被“提审”了进去。审讯室里有七八个人围坐,面目大都有些模糊着,但其中有两位女士的面庞却看得分明。主席说:“不要紧张。”本居士回答还真是有点儿!他又说“我问几个问题你记一下。”我在掏笔的时候,书记官就更正说:“先自述吧,接下来是即时提问即时答。”主席也就依了他。第一项:5分钟自述“教学、科研及业绩等”,本居士述着述着就见到书记官举牌示意“还有1分钟”,而转瞬又说时间到,虽说本居士兴犹未尽,也不敢含糊只好打住,于是进入第二阶段——提问。主席道:“你对王国维的‘文学代盛论’如何看法?”待本居士答完后他又问道:“你怎样理解‘变体’说?”几分钟后本居士又答完了。主席又向其他几位专家示意看大家还有没有问题,几位白胡子老者(男士)摇头纷纷轻声说“没有了”。不料左侧的一女士问道:“你说的‘新的音乐’是什么音乐?”本居士就解释一番唐朝的“燕乐”有十部,包括高昌乐、疏勒乐、龟兹乐、天竺乐等,接着又把异域音乐与传统的清商乐对比了一下。接下来她又问道:“你对现代的音乐是怎样看的?”因为在自述中本居士说自己的研究方向是“古代文学、诗学及诗歌与音乐的关系等问题”,于是本居士从“西北风”到“东北风”再到当今流行歌坛、原生态、民歌、新民歌等一通胡拽,最后问她是否满意时,她笑着说:“可以了。”接下来就是收拾东西道谢出门,揪下一个进去,本居士顺便安慰似地拍拍他的肩膀送他进去,转身三步并作两步的从安全门溜之大吉。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