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阳居士

渔阳鼙鼓动地来 惊破霓裳羽衣曲

 
 
 

日志

 
 
关于我

七尺微命,一介书生。 三坟五典,随掇华英。 天机云锦,独抒性灵。 无由济世,顾怜苍生。 心系邛崃,身老俗名

网易考拉推荐

往事不堪回首  

2009-10-09 07:30:37|  分类: 北梦琐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往事不堪回首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又该上班了,假日过得就是太快!对了,昨晚近三十年的老同事王明莉女士突然打来电话问候,说是偶尔翻出一个电话本来,发现了十几年前记的一个号码,说是打一下试试,结果还没错。她是我80年代初刚刚参加工作时,在双鸭山市第十中学认识的老大姐,当时我们是在一个平房的办公室里办公,那栋房子最里面的一间叫“史地组”,那就是我迈向社会第一间办公室。那里也是我迄今为止最常回忆的地方,在那里,夏天推开窗子就可以嗅到野草与泥土的芳香,冬天在地中心安上一个铁炉子,火烧得红红的,大家都面壁环墙而坐,因此每个人的后背上都是热烘烘的。

      我们教研组大多都是同龄的年轻人,当时我任初中的历史课,当时只有我与李少春是历史科班毕业的,我们俩都教初中,学校觉得这两个年轻人还挺有才干,可能因为我们刚毕业的缘故,他们又不太信任我们,于是不久又聘请来一位老先生叫高伯彦,说是解放前燕京大学毕业的,来我校是任高三的历史课。燕京大学在哪里我还确实不知道,反正觉得此老挺神秘的,在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凭他的学历、资历还没有工作,你说不神秘?到现在为止我还是没有弄清楚他来自何方,是谁把其人给发掘出来的。此人国学底子是很厚重,只是讲课方法还不太适合中学生。我们从1981年起就开始施行坐班制了,我们没事在办公室了“起腻”(聚集聊天),我和他“对诗”,因为在我们这茬年轻人里我的“国学”底子也是“最厚”的,我们俩卷着关东烟,比赛似的吟着唐诗宋词,这是当时史地组的一道风景,并且也是年轻女士门垂青的人物。王明莉女士长我十几岁,教地理课。经常约我与杨喜成(政治教师,今为友谊县宣传部长)去她家里“打牙祭”(意为改善生活),王大姐很热心,她不仅关心你的吃饭问题,还经常过问你女朋友问题。        

往事不堪回首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唉,这个办公室里的人,至今能联系上的已经不多了,但想起来还真是其乐融融,甚至一辈子都不能忘怀。1984年我被迫调到重点中学——第二中学。因为十中食堂对我们年轻教师非常苛刻,大家都提意见,我提的意见最尖锐,方式也最不温柔,说是得罪了食堂的管理员,还不如说得罪了学校后勤领导和校方的领导(官商勾结)。他们以二中规模扩大,需要人才为由,在教育局的统一调配下,十中把本人当成“人才”奉献给了二中。这是很少见的,一个单位非常情愿地把自己的“人才”送给别人。可他们也万万想不到二十五年过去了,当事人竟然一五一十地把这段鲜为人知的秘史曝光。

不过此乃塞翁失马也,说心里话,在第二中学这七年,也还是挺开心的。直到1991年离开二中改行从政,在恩师张景武,老同学魏某等的鼎力拉扯下,终于去了当时梦寐已久的市委统战部。在前此这十一年教学生涯里,是我人生当中最美好的时光,身强力壮,对一切都充满了希望。同时也交到了许许多多的好友,大家彼此欣赏,彼此帮衬,可以说除了读书的时光之外,这十一年的中教生涯是最难忘的了。即使是现在,只要洒家一回家省亲,他们只要一闻到腥味儿,就蜂拥而至,排着号地请洒家喝酒,轮番轰炸,好在洒家功力不减当年,还是硬撑住了,不过每次回到广东都要好好地调养些时日。

       80年代,改革开放之初,大家都很穷,但生活过得都挺有滋有味儿,可那毕竟已是一去不复返的日子了,此后就很难再结到那种纯真的又浪漫的情缘了。这些年来,每到假期,不管是长假短假,都是离群索居,闭门修炼,有时书也读得实在无聊就睡上一觉,也许梦里还可以和老友聚会一回。有时对比一下今昔究竟有何不同,可又总是没有一个较为让人满意的答案。不过从感觉上说,可能是当初我并没有见到这么多的争名夺利、尔虞我诈、阳奉阴违,我所见到的大多是互尊互重,互帮互爱,有汤大家喝,有肉大家吃,还没有真正见到过有拿弟兄们的血来染红自己的顶戴花翎的势力小人。应该说,不论何时何地,热爱财货、追逐名利都是人的通性,但那帮哥们都能信守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原则,都能把持公开、公正、公平竞争的道德底线,可能这就是上世纪80年代与新世纪的不同之处,这就是中学文化与大学文化的不同之处,也可能是大学老师比中学老师更聪明智慧,更懂得克敌制胜的战略战术吧,抑或是古人所云的“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今年曾有同事多次善意地批评某家说:“你总是爱和领导对着干。”某家反驳说:“那要看他是什么样的领导,对坏的领导你还要恭维么?”孟子云“是非之心人皆有之”嘛,请问混淆是非,一味巴结献媚是君子所为嘛!不管他的职务高低,某家绝不讨好一个坏人,绝不鄙薄一个好人,这就是本人的是非观、羞恶观,亦所谓威武不屈乃大丈夫也。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