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阳居士

渔阳鼙鼓动地来 惊破霓裳羽衣曲

 
 
 

日志

 
 
关于我

七尺微命,一介书生。 三坟五典,随掇华英。 天机云锦,独抒性灵。 无由济世,顾怜苍生。 心系邛崃,身老俗名

网易考拉推荐

十年孤独  

2009-10-20 09:18:54|  分类: 北梦琐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本博主五十大寿,没有人送来寿礼,也正常,人微言轻么。本博主虽然在此提及,但郑重声明绝不计较,世态本如此。但本博主想,目前最好的礼物莫过于这三千六百五十天的岁月擦痕!

      本博主 虽非未卜先知,但还是遇事常有绸缪,故而在此小小学堂中常有导引之举。1999年闻讯本校将要升格为院,就率先丢下“中發口”捧起《古兰经》,抛下黑白子捡起刻竹刀,开始闭门昼习诗书礼乐,秉烛夜刻之乎者也,竟一时被“渔人僚属”誉为“大姑娘”也,意喻本博主幽居深闺,大门不出二门不进之相。在新千年到来之际,恰好又评上了高级讲师,但这并不是什么难事,水到渠成而已。关键是正值2001年夏天本院升格弄假成真之际,8月本博主就发表了本院第一篇学术论文——《中国诗歌流变》。现在看来此从选题到论证都很幼稚,材料更寡淡,但它不仅是本人的第一篇,也是全院的开山之作,就是在此之后好几年里也没再出现一篇真正意义上的学术论文,也还是在这一年本博主又出版了本人及本院的开山专著《庭训箴言》(至今还是唯一的)。

      本博主自诩诸凡事偏好绸缪,绝不是自吹大炮,诸位绝不要用传统的国人式的思维来判断本博主,国人常是有二说一,有仨说俩,而本博主生性就一是一二是二。由于学院的升级,自觉得原有的墨水有些显得捉襟见肘,于是又擅自联络走出校门,于2002年9月就第一个出去“访学”了——暨南大学文艺学访问学者,在本博主的推动下,接下来才有三、四人陆续走出去了。访学本该一年,但无奈本博主又有所不舍,或曰事业心太强要回来上课,就破例的在半年中就结束了课题研究——开路了。2003年,还是赶上了党的好政策,坐上了末班车,“转评”上了亦真亦假、亦实亦幻的“副教授”。之所以如是说项,是因为“转评”者,大有伪造之嫌也。然而本博主之所以敢披露此事,是因为本博主明知是假、自知理亏,而暗自练功,早已入圣域而无愧也!何以敢出此狂言?就当下而言,“期刊网”赫然在列者,本博主文章足以傲视群伪而不赧也!十几篇文章虽然实在是说不出口,面对左邻右舍(韩师、惠院)的学人实在难于启齿,但在本院若找出超过五之数者又能有几!

      读书本是为人师者之本分,好读书本不值得一提。然而在办公室里你千万不要说你读书了,更千万不要说又发表论文了,如果有“样书”寄来,你千万小心别让他人看见,你悄悄地夹回来就算了,可千万别招惹上是非。如果论文发表已经快一两年了还没有得到单位的“政策性”的奖励时,你千万要记住自己多去讨要几趟,别怕腿疼。

      读书有心得,无人与之分享,作文有斩获,无人与之同乐,岂不陷孤独乎!岂不欲啜泣乎!于是在那一天那一刻读了王国维的《拼飞》之后难耐思潮,就冒然和了一首《独行》,诗曰:

独行逆旅求天道,耿介原成九月蜩。

行藏不畏千夫指,俯仰闲听竖子聊。

丘壑舒眉忘萧瑟,诗书锁目享寂寥。

说难只向囚中取,孤愤合当一时消。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