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阳居士

渔阳鼙鼓动地来 惊破霓裳羽衣曲

 
 
 

日志

 
 
关于我

七尺微命,一介书生。 三坟五典,随掇华英。 天机云锦,独抒性灵。 无由济世,顾怜苍生。 心系邛崃,身老俗名

网易考拉推荐

耳闻目睹六十年  

2009-08-23 07:47:19|  分类: 建言献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耳闻目睹六十年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本人向来不以“歌德”见长,而以“补察”见称。然而当2009年金秋欲来之际,不觉得一下子想起了1949年的那一个金秋,于是终于忍不住要唱一曲颂歌了。从1949-2009六十年,本人可谓“耳闻目睹”了这沧海桑田的一切。因为我基本上算是共和国的同龄人,我和我们的祖国是风雨同舟半个世纪。

1949年,那是一个秋天,有一群伟人登上了天安门城楼宣布:“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这一年结束血雨腥风的百年屈辱史,拯救了多灾多难的四万万倒悬的同胞。说是“耳闻”,那是因为本人还没有问世之故,但其实也是目睹,因为不久在课本上就“真的”目睹了。我们不能忘记圆明园的烈火,不能忘记香港的宰割,不能忘记台湾的出走,我们更不能忘记西洋毛子、东洋鬼子在这片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所犯下的种种罪行。而正是这1949,埋葬了这一切的屈辱,埋葬了这一切的丑恶。

1959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个“小革命同志”也来到了这清朗的世间,于是他从此开始目睹了祖国这半个世纪艰难的振兴之路。他要与这四万万同胞同甘共苦来医治伤痕累累的祖国,但是无奈此时他还太小,他只能准备耐心地静坐十年寒窗,然后再一展宏图。谁料想,就在这百废待兴的时刻,天灾人祸接踵而至,先是三年自然灾害,继之苏联“老大哥”背信弃义,一场历史罕见灾难降临到中华大地上的五万万同胞的头上,接着又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的风暴,中民族陷入了苦难的深渊。这一切的一切他都目睹了,可是他还不懂得什么样的人才算是“牛鬼蛇神”?他不懂得有些人为什么生来就是“地富反坏右”?他不懂得那些带着红袖标的根红苗正的家伙打起人来咋就那么心狠手辣?他只知道整天高高兴兴地挎着语录包、唱着语录歌、跳着忠字舞。只看到爸爸在窗子的玻璃上写着大红大红的“忠”字,画着大红大红的“红心”,他心里也默念着“我要一颗红心两手准备”。还记得一件有趣的事儿,那就是为了这个语录包还被爸爸训斥了一顿,因为家里实在拿不出几毛钱来买哪怕是一尺的红布为我缝制一个语录包。忠于毛主席还要挨训斥实在想不通,这还去哪里讨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呀,于是大哭一场了事。那几年每次在大队院里放映大的露天电影时都要在前面加演一两段《新闻简报》,眼看着祖国的心脏首都北京,尤其是天安门广场人山人海,就心潮澎湃,眼看着大一点的孩子都甩了汽车登上了火车上北京“串联”去了,真是眼红极了。在毛主席“人多力量大”、“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的伟大思想的指引下,马寅初的人口学理论被彻底粉碎了,我们已经走进“六亿神州尽舜尧”的时代了。

1969年,又是一个春天,“红色电波”传来了振奋人心的消息,于是就只见到大大小小的每一个“广场”,准确地讲是空地,都是载歌载舞的人群,他们高唱着“长江滚滚向东方,葵花朵朵像太阳,满怀激情庆‘九大’,我们放声来歌唱”,人们的激动之情简直无法形容之。“中共九大”主要是肯定了文革的理论与实践,并加强了林彪和江青等人在党内的政治地位。由于当时各地党组织处于瘫痪状态,无法正常进行代表的选举,多数代表由革命委员会同各造反组织的头头协商决定或上级指定,以致很多品质恶劣的帮派骨干、打砸抢分子,林彪、江青一伙的爪牙,成了九大代表。有的人是在确定为九大代表之后,才赶办入党手续,或在赴京列车上突击入党的。相当多的原八届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处在被审查或监禁中,未能作为代表出席九大。以后的实践证明,九大的方针政策都是错误的(当然这是以后才懂得的)。那个准备寒窗苦读报效祖国的“小革命同志”,也就是本人,整天高高兴兴地“唱歌跳舞”背语录,与全国七亿人民一样的沉浸在“红色的海洋之中”,不知不觉地就长成了一个无知青年。他手中紧握的是几把犁锄,眼底却无一段诗书,他渐渐地迷茫了,一身的力气将向何处使,一生的命运将向何处系?

1979年,又是一个春天,“有一位邓老人家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天地间荡起了滚滚春潮”,我也早已经在梦寐以求知识殿堂里苦读了。当时自己当时就像一头饿晕了的老牛走进了菜园,没日没夜的吃呀吃,不知疲倦。其实何止是我自己,还有的同学经常和衣而卧,有时竟然彻夜不眠。大家都知道自己知识的匮乏,都在补课,要把这十年荒废掉的时间再抢回来。于此同时,在几年里不断的有新闻出来,不是哪个“牛鬼蛇神”放出来了,就是哪个“右派”摘帽子了。这已经不仅仅是耳闻目睹了,而是感同身受了。我的好几位授业恩师就是当年的“右派”,他们竟然也似老树发了新芽——入党了。这说起来这还真要感谢“四人帮”哩,要不然,这些才华横溢的“右派”怎么会来到这边陲小城给我们上课?

还是在这一年的春天,我放寒假回乡省亲,准备去“青年点”(知青的住处)讨几本“马列著作”,因为前几年经常与这些城里来的“知青”厮混,就发现他们的书柜里有许多大部头的精装书籍,由于当时还不懂得学习,也就没有动什么歪心思,可今天就不同了,我已经是“大学生”了。我本想当面拿(不是偷)一些回家,这些“知青”的文化水平我是知道的,有的甚至连一封信都不会写,他们怎么会读这些书。可是万万没有想到,“青年点”里一片狼藉,墙壁上结满厚厚的一层“鲁冰花”,室内温度大约零下5、6度,待我细细盘问之下看屋的老关大爷,他说他们都回家(返城)了,再也不回来了,那些书也不知去向了,于是我捶胸顿足了好一阵子。说起来那个年代的年轻人的读书精神是不是还真值得我们今天的学子们好好学习一下?那时候,我们会经常看到公共汽车站点有背单词的,厕所里有读唐诗的,梦境里还有与同学辩论的,那股劲头,仿佛自己一夜间就会成为一个知名的哲学家什么似的。今天我们可以用一句老话来评价一下现在的大学生:“身在福中不知福!”何以见得?想当初,无论你是在考上大学之前还是之后,想读任何书都无从去找,好不容易借到一本,拿到家里就秉烛夜抄。大学教材不是“文革”前的就是临时编印的(非正式出版)。

 那些读书的事儿就甭提了,再看看几十年来的生活吧,这是“改革开放”以来变化最大的,所以为了让我们今天的莘莘学子知福、惜福,我就再来一次忆苦思甜吧。那个年代是吃饭要粮票,吃糖(蔗糖)要糖票,穿衣要布票,穿棉衣还要棉花票,虽然不是万恶的旧社会,但也基本上还是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记得当时老师是28斤粮票(体育老师45斤),学生34斤(粗粮25斤、白面8斤、大米1斤,大米基本上就是被我一餐报销),可我每月都能吃掉50多斤粮票,怎么办,每个学期都得从家里带粮票百十来斤,外加上一口袋(约10斤)的自制炒面,再找当地的同学走个小后门买上一斤白糖以备晚自习之调和冲服。衣服多数是打着补丁的,五颜六色的不是花而是接上去的布条,人张两厘米,上衣就加一圈布条。裤子比较好办,新作的裤脚要多卷起几寸缝起来,长高两厘米就放出来一圈。衬衣更好办,没钱做新的衬衣,干脆就做个衬领子(假领子--类似胸罩带个领)穿在“中山装”的里面。早有广大网民给我们这一辈人作了非常生动的概括:出生就挨饿,上学就停课,毕业就下乡,回城没工作。经过几年的经济体制改革,农村的“联产承包责任制”,城市工厂的“厂长责任制”、“股份制”的渐渐推行,人们的生活才开始有了变化,再也不用过年才吃一顿饺子了!常言说的好:“谁家过年不吃饺子呢!”也就是说再穷的人家,过年借点钱买他半斤八两的肉,也得包几个饺子吃啊(除夕夜吃饺子是北方人的风俗),要不然大年夜的怎么接财神爷回家呀!的确,十亿人民的吃饭问题就是摆在“三落三起”的“顾问委员会主任”小平同志面前的首要问题了。

1989年,又是一个春天,一个颇不宁静的春天。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随着经济的腾飞的同时也泥沙俱下,随着各种怪现象的出现,腐败也日益凸显,新的“读书无用”论思潮也再次滋蔓,终于在6月4日爆发了一场风暴,这又是一场浩劫,又是一场让历史无法抹掉的沉痛记忆。而随着这段历史的渐行渐远,疮疤的渐渐抚平,1992年,邓老人家再一次以残念余力把那些马谡一类的空头理论家打得落花流水,什么“姓资”、什么“姓社”,能让老百姓吃饱饭就是“姓社”,难道无产阶级革命派就不用吃饭?邓老人家说我们要“摸着石头过河”、“不管黑猫白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关于这一点,鲁迅先生早就说过“其实地上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我们有些书呆子还整天在书斋里寻找马列主义哩,其实就是现代版的王明式的“左倾机会主义”。转眼就是1997年了,这一年那一个敢忘记,百年游子香港回归了,五星红旗和紫荆花旗在香港飘起来了。1999年,这一年的骄傲记忆是一个冬天。澳门结束了400年的屈辱史,也跟在香港的身后回来了,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中华民族腰身壮、胆气豪!在这世纪之交的时刻,我们终于在书店里见到了一本书——《中国可以说不》!

耳闻目睹六十年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2009年,这是一个夏天。逝者如斯啊,转眼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今夏偷得几日浮闲到江浙一带考察,那里的百姓富庶、城市繁华就不用说了,高楼高得让你眼晕也不要说了,地下有铁轨、空中有高架更不必说了,单是我们的汽车一驶上杭州湾的跨海大桥就惊呆了,下面我们就来把个“桥”从头道来。

小时候就知道最好的桥就是“赵州桥”,它长达37.4米,是当时世界之最的石拱桥。再就是,1937年9月26日茅以升设计建成的的,总长1453米的钱塘江大桥。还有1957年10月15日建成位于武汉市内横跨于武昌蛇山和汉阳龟山之间的武汉长江大桥,是我国在万里长江上修建的第一座铁路、公路两用桥梁。全桥总长1670米,两列火车可同时对开。毛主席来武汉考察游泳时还豪迈地填下了一首词,其词曰:“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还说“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你看毛主席真是激动得不得了了吧。1968年9月建成的南京长江大桥,是长江上耳闻目睹六十年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第一座由我国自行设计建造的双层式铁路、公路两用桥梁上层的公路桥长4589米,车行道宽15米,可容4辆大型汽车并行,两侧还各有2米多宽的人行道;下层的铁路桥长6772米,宽14米,铺有双轨,两列火车可同时对开。曾记得,这是我们小学课本上的内容。然而这一切的美丽的神话,今天在 杭州湾跨海大桥面前都破灭了,它就是 2008年5月正式通车的 杭州湾跨海大桥,全长36公里,横跨杭州湾,连接上海和宁波。它是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比连接巴林与沙特的法赫德国王大桥还长11公里。它太雄伟了,太壮观了,太不可思议了! 为什么要修这么多的桥,修这么大的桥?因为我们早已经不是“六亿神州尽舜尧”的时代了,已经是十三亿神州路太少的时代了。一路观光,还不如说一路看人,到处人满为患,春运更是一票难求!

  不管怎么说,看着眼前这一个个人间奇迹,我们不禁赞叹人类的智慧,不禁惊呼人类的伟大,然而这一个个的奇迹正是我们中国人创造的,正是新中国创造的,更是新时代创造的!

  评论这张
 
阅读(58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