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阳居士

渔阳鼙鼓动地来 惊破霓裳羽衣曲

 
 
 

日志

 
 
关于我

七尺微命,一介书生。 三坟五典,随掇华英。 天机云锦,独抒性灵。 无由济世,顾怜苍生。 心系邛崃,身老俗名

网易考拉推荐

无题 2009年6月7日  

2009-06-07 07:20:02|  分类: 私人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题 2009年6月7日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

       这几天颇不平静,前天央视著名主播罗京仙逝,昨天是第二天,不少群众冒雨赶到位于307医院的灵堂悼念。治丧委员会新闻发言人郎永淳介绍,截至昨天18时,有1800多名群众前来缅怀罗京。《京华时报》透露,央视决定于6月11日上午9点在八宝山殡仪馆举行罗京的遗体告别仪式。

       真是世事如浮云,繁华过后一场梦啊!

       罗京是1979年参加高考的,现在是6月7号的早晨(可能是时间太久远了,忘记是哪一年了,高考日定格在了7、8、9三天),2009年的高考又要开始了! 虽说罗京是央视大腕儿、名嘴,可是屈指算起来,他还是小弟弟咧。想当年,那风雨如晦的日子刚刚结束,中央工作在邓小平“老人”的主持下,1977年初冬恢复了高考,那场面可真是壮观得很,共有十几届的毕业生,年纪相差十几岁的“莘莘学子”都来抢占独木桥,我作为毕业一年的新生,刚刚从临近的“大队”出民工回来,听到了这个消息,又兴奋又紧张。毕业虽然仅仅一年,可是看看我那发下来没有用过就毕业的课本的心里五味俱全,再看看数理化字母、公式简直跟天书一样。我的从小学到“高中”(实际9年)的读书“生涯”是无法与“老三届”相比的,是根本就没有竞争实力的。在这文革十年中,所背的的都是“语录”,所唱的都是“语录歌”、样板戏,所跳的都是“忠字舞”,所学的外国字都是数学老师教的。而“老三届”虽然已荒疏了十来年,可人家毕竟是认认真真学了十几年的真正高中生。于是自己就在家开始了“恶补”,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的觉,两个月下来,拿到准考证后看看自己的那副尊荣,简直就是一个劳改犯。因为人数实在太多无题 2009年6月7日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了,所以次考分两次进行,先在初考中就刷下来百分之八十,一个多月后再复试,结果是全国的平均录取率还不足百分之五,我们农村就更可想而知了。记得初试是在11月20日,那一天,朔风卷着一天鹅毛大雪,手脚冻得僵直,踏着漫山遍野的乱琼碎玉,既信心十足又惴惴不安地走了6里多路来到了久违的母校——方正县会发中学。

       伤心,1977。虽然我在乱军之中斩得上将之首(据说是第四分数段),但这毕竟是十几年都没有做过的工作了,据县教育科副科长杜长发(家父的老师)说录取地找门路的小车排成了排,我的志愿里有个矿业院校,地质、机械等专业一下子就满员了,唯独有采煤专业人不够,但由于我没有填报,学校不予录取,当时杜科长拍着胸脯给打“包票”说:“农村的孩子考个大学不容易,我打包票,你们录取他采煤专业吧,他肯定会来的!”,校方说先挂起来再说吧。我本在第四分数段,但是一挂就挂到了录取第十几分数段也不见有学校来问津,杜老科长一气之下,在录取还没有进行完的情况下就拂袖而去。又是一个朔风呼啸,大学纷飞的夜晚,父亲从三十里外的县城骑着自行车赶回来了,他用平静的语调转述了他的老师杜老科长的带回来的消息,我一时间仿佛没有听清,大脑一片空白……当时及格的人都少见,而我、我不是平均77分(当时百分制)么?我不是全公社的第一名么?

        重整旗鼓,1978再来!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走进了一所差得不能再差的并非梦中想象的“高等学府”,好歹不用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了,再也不用过那个浑浑噩噩的日子了!后来看到了路遥《人生》中的高加林,真有“悲欣交集”之感。

        人生就是这么无奈,谁让你出生在农村?农村人天生就命贱?眼看着城里有亲戚的考生手里拿着铅字印刷的哈尔滨的、牡丹江等地的复习资料眼馋得很,可我们也就只有借来抄的份儿,准确地说是辅导老师借来在大教室里,高声朗读,我们在下面用“蟑螂体”速记。虽然最后的结果是有“印刷资料”的人大多都没有考上,可是我们又如何可以与城里的考生相比考个比较理想的学校呢!可这话又说回来了,什么是理想的学校,这对一个没见过火车,没见过马路的乡巴佬来说还真难回答哩,当时只知道清华北大不用想,复旦南开不用说,哈工大、哈军工(1972年改为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1994年4月,经国家教委批准,又更名为哈尔滨工程大学)没感觉,它们究竟怎么样鬼才知道,而当时满眼、满耳什么《呼兰河传》、什么萧红萧军的,还真以为呼兰师专就是名校哩。可是呼兰河到低在哪里,时至今天也还是没有去过,阴差阳错去了一座边陲煤城……

 此后就不断地为自己的学历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辛酸,于是暗下决心,一定要给自己的儿子创造一个较好的学习环境。自己从穷乡僻壤走进边陲小城,然后再尽力把儿子送进繁华都市。三十年后这一天总算是到来了,2007年6月的7、8、9这三天过后,犬子终于替我打进了京城 ……

       记得朱老钟有句名言“出水才看两腿泥”!

       2007年儿子考上大学之后,举家回乡省亲,再次看了一眼母校,真的是物是人非!三十年都过去了,校园怎么还是那座茅草房,上学的小路上怎么还是那座弯弯的小桥?而我自己的头上却也平添了几根白发,我的授业恩师也大多作古。初中的班主任老师是天津卫来的,叫张文龙,是语文老师,当时他就比较喜无题 2009年6月7日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欢我的作文,他出差时还委托我帮助代课老师做些事,听说他早在20几年前就回老家天津了,每次回乡我都千方百计地打听他的消息,可无论如何就是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他的一丁丁点的消息。高中的班主任是数学老师袁凤洋,他虽然尚在,但已不健了,他,已经中风了,走路很是不便,好容易打听到了他的家。在他的沙发椅上坐了一阵子,他便要留我喝啤酒,看看他的身体,还怎忍心让他喝酒,于是不得不婉言谢绝,匆匆告辞。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