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阳居士

渔阳鼙鼓动地来 惊破霓裳羽衣曲

 
 
 

日志

 
 
关于我

七尺微命,一介书生。 三坟五典,随掇华英。 天机云锦,独抒性灵。 无由济世,顾怜苍生。 心系邛崃,身老俗名

网易考拉推荐

诗性的思维  

2009-06-16 09:18: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谓诗性的思维,就是结构跳跃简约,结构常打破语法规则,省略过渡性的词、句。段,形成具有大幅度跳跃并相对简约的结构。这其中有情感的跳跃、想像跳跃、视野跳跃和心理时间的跳跃。诗的结构不是遵循自然的时空顺序,而是遵循情感和想像的逻辑。它使动作之间没有没有持续性,只被同一个情感因素维系着。诗在动作、形象、图景之间的跳跃性结构方式,以断续表现连贯,以局部概括整体,时空任意伸缩。

       最近常写诗、讲诗,因而诗性思维就无孔不入。前日给学生讲诗,讲到激愤处,引了但丁《神曲》中的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而马上又想到了鲁迅的一句话:“其实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也成了路。”于是一下子就给但丁戴上了鲁迅的帽子,学生“小声”帮我纠正,我才恍然。还有,学生补充说你前些天讲到王昭君时,一高兴就引了一段《胡笳十八拍》,好像没有说明是蔡文姬的作品哦。我愕然,真的吗,那不就蔡冠王戴了?不过好在这些常识性的问题,大家都知道,否则不是误人子弟了!不过虽然不能说是《胡笳十八拍》是王昭君的作品,但也不必要一定说是蔡文姬的作品,那样会惹来许多麻烦。因为这样你就必须解释:古琴曲《胡笳十八拍》“据传为蔡文姬作”的说法,近世学者研究可能唐人或更后的“五代”人伪作。要说明这“可能是”或“不可能是”皆非易事。如若避重就轻,就必须点到为止,卖个关子,但支吾过去显然不是好办法,而一时兴起视若无睹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宋代郭茂倩编辑的《乐府诗集》中载有题为后汉蔡琰的一首《胡笳十八拍》诗。后来朱熹收入《楚辞后语》。对于这首《胡笳十八拍》是否是蔡文姬所作,历来有不同意见。1959年,郭沫若写历史剧《蔡文姬》,引用了《胡笳十八拍》,并写了《谈蔡文姬的〈胡笳十八拍〉》(《光明日报》1959.1.25)“坚决相信是蔡文姬自己做的”。由此,而引起了一场有关《胡笳十八拍》作者问题的讨论(这些文章,大多收入中华书局出版的《〈胡笳十八拍〉讨论集》一书)。肯定论者有郭沫若、高亨、王竹楼、胡念贻、黄诚一、叶玉华、张德钧等。

       陈书录 胡腊英先生综述了如下观点:

      1.从蔡琰的被虏入匈奴的经历来看。

2.从文献记载来看。郭沫若《谈蔡文姬的〈胡笳十八拍〉》写道:郭茂倩《乐府诗集》卷五十九,在所录的蔡文姬《胡笳十八拍》之前附有小序,征引了《后汉书》、《蔡琰别传》、唐刘商《胡笳曲序》及其他。刘序中有“后董生以琴写胡笳声为十八拍,今之胡笳弄是也”等句。“这序文里的‘后董生’应是‘后嫁董生’,董生即陈留董祀,‘写胡笳声为十八拍’的并不是董生而是蔡文姬自己,更不是唐开元年间董庭兰。”

3.从《胡笳十八拍》的对仗和用韵来看符合《胡笳十八拍》的时代风格等。

 

持否定者观点的有刘大杰、刘开扬、李鼎文、王达津、王运熙、刘盼遂、胡国瑞、卞孝萱、谭其骧、黄瑞云等。他们的主要理由是:

1.自魏至隋唐不见著录、论述和征引。

2.诗中所写的地理环境,与蔡文姬被虏入匈奴地域不符。卞孝萱《谈蔡琰作品的真伪问题》一文指出,“蔡琰不可能住在南单于吁厨泉势力范围以外的地区”,“诗中那种塞外风光的描绘,不可能出于住在山西的蔡琰之手”。

3.“羯”作为种族名到晋代才有,汉魏不可能预用。其第二拍云:“戎羯逼我兮为室家。”王达津《〈胡笳十八拍〉非蔡琰作补证》(《光明日报》1959.6.14)认为:这是建安时代没有的名称,他据《韵会》“羯,地名,上党武乡羯宝。晋匈奴别部入居之后,因号为羯”,指出蔡琰不可能预用“戎羯”这一名称。

4.《胡笳十八拍》所述匈奴与汉廷的关系,与史实不符。卞孝萱《谈蔡琰作品的真伪问题》指出:“根据史书的记载,东汉以来,南匈奴与汉,是一种政治上臣服、经济上依赖、文化上仰慕、生活上仿效的关系。”蔡琰在南匈奴的十二、三年中,“南匈奴与汉未有战争”。并非如《胡笳十八拍》所写的那种“城头烽火不曾灭,疆场征战何时歇,杀气朝朝冲塞门,胡风夜夜吹边月”云云。

5.与蔡琰的被虏入匈奴的经历以及她的家庭情况、社会关系相违背。黄瑞云《〈胡笳十八拍〉的作者问题》,从诗中胡人的称呼不一,用语前后矛盾等方面指出《胡笳十八拍》所写与蔡文姬没胡及归汉的经历不合。卞孝萱《谈蔡琰作品的真伪问题》,从《晋书》中的《景献羊皇后传》、《羊祜传》和《蔡豹传》等记载中,考证蔡琰归汉时还有一位姐妹活着,蔡琰还有从兄弟蔡睦、从侄蔡宏、蔡德等,并非如《胡笳十八拍》中所写的“家人尽”、“无中外”。

6.与汉魏诗风格体裁不合。刘大杰《关于胡笳十八拍》和黄瑞云《〈胡笳十八拍〉的作者问题》等都先后指出了这一点。刘文指出:“从风格体裁来看,《胡笳十八拍》确与东汉作品不同。说它是骚体,并不是纯粹的骚体;说它是诗体,东汉并没有这样的诗体。一个题目,分成十八节,组成一篇一千二百多字的长诗,在东汉以及建安诗中何曾见过这样的体裁。”刘盼遂《谈〈胡笳十八拍〉非蔡文姬所作》还指出:“现存《胡笳十八拍》辞的押韵,是严守唐人官韵规范的。”

7.诗中袭有六朝人及后人的成句。黄瑞云《〈胡笳十八拍〉的作者问题》出:“用魏晋以后书中所用的成语,则无论如何不能说明其为魏晋以前的作品。”萧涤非原来是肯定《胡笳十八拍》是蔡文姬所作的。但他在1960年《山东大学学报》3、4期上发表的《再谈〈胡笳十八拍〉》一文则从作品中“泪阑干”和“归来”两个词汇系唐代人所创的角度,怀疑肯定派的意见。

否定派中关于其作者的推测:唐开元年间的董庭兰,有人推测作于唐刘高以后,刘开扬则说:“《胡笳十八拍》我认为更是一首好诗,虽然晚出,并不‘成俗’,作者未必是蔡文姬,但却是一位大手笔。”(《关于蔡文姬及其作品》,《光明日报》1959.6.8)

诗性的思维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

诗性的思维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言而总之,“诗性的思维”是本居士老眼昏花,神经一时错乱所致。可能是近期诗“作得太多了”,被HN1流感交叉传染所致。本故事纯属故实,因为本居士向来做任何事都不拒绝征实。

今晨见网上消息《辽宁大学副校长发表文章被指涉嫌抄袭》一文:

近日,辽宁大学副校长陆杰荣在核心期刊发表的文章被指涉嫌抄袭。人民网6月16日报道 国内哲学界权威学术期刊《哲学研究》今年第4期刊登了署名“陆杰荣、杨伦”的文章《何谓“理论”?》,其中陆杰荣系辽宁大学副校长,杨伦为北师大在读博士。《何谓“理论”?》一文涉嫌抄袭自云南大学讲师王凌云多年前的一篇讲稿《什么是理论(Theory)?》。王凌云昨天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什么是理论(Theory)?》确系他于2002年所作,2004年他以“一行”的笔名发表在网上,并为“中国学术论坛”和“左岸会馆”转载。经过王凌云与早报记者比对,陆杰荣、杨伦版《何谓“理论”?》至少有80%内容原封不动复制了王凌云的文章。(王凌云(笔名:一行),1979年生,2006年硕士毕业于海南大学社科中心,现为云南大学哲学系讲师。陆杰荣:辽宁大学副校长,吉林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兼职博士生导师,目前承担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哲学境界与当代意义上的形而上学”的研究 。杨伦: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外国哲学专业2006级在读博士生。)

第一种情况是他们两人的共同研究成果,如果抄袭成立,那两人合谋抄袭;第二种情况,文章系陆杰荣一人所“写”,杨伦只是署个名,方便之后博士生毕业;第三种情况,抄袭系杨伦一人所为,但他很慷慨地将第一署名献给了陆杰荣,后者欣然接受之余,还偏偏“忘记”了对文章做最基本的审查。不过没有陆杰荣的第一署名,《何谓“理论”?》在《哲学研究》上发表的机会实在小。早报记者所猜测的第三种现象,在学界并非个案,甚至几乎习以为常。博士生为方便在一些核心期刊上发表文章,署上知名学者的名字,这其实也是一种学术腐败。第二种情况老师“撰文”挂学生名发表,这是教育腐败,也是当今的普遍现象,说明现在的教育沦落到了何种地步!第三种情况,学生“撰文”挂老师名发表,这是学术腐败,这也早已司空见惯,是学生的文章就难以发表,挂了老师的名,就发在了“核心期刊”,这就是狗眼看人低!最可怕的是第一种情况,师生合谋蒙骗世人,这也说明我们的教育目前得的是糖尿病合并症。有位“名人”推销药品说:肩周炎请按一,腰腿疼痛请按二,肩周炎加腰腿痛请服“万通筋骨片”,那么若得了“糖尿病合并症”呢,我告诉你:“请直接服用敌敌畏。”

诗性的思维 - 渔阳居士 - 渔阳居士我的“诗性思维”是信口开河,虽然足以惑众,幸而悬崖勒马,但终不敢惑乱天下人视听。看来还是从前的一句“老话”说得有道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但这个“胆”又是哪里来的?恐怕是:“头有多大冠,人有多大胆。”本居士只能望其项背。

中国人有个心理问题我始终弄不明白,当你向别人介绍自己时,一定要谦虚谦虚再谦虚,你稍微实事求是一点儿,人家都会说你吹牛,要是一谈革命工作,无论你怎么吹都有道理,把吹牛当成革命觉悟、思想素质高低的标志。你瞪着眼睛瞎说,没有一句话能落到实处的讲话才是水平最高的领导。讲自己要贬,讲别人要捧;讲生活要淡,讲革命要吹;在上级面前要夹着尾巴做狗,在下级面前要呲狗牙做狼;讲作人要放低调,讲工作要唱高调,总之没有一句是真的。你要擅于讲假话,你就是正常人,你要是爱讲真话,那你肯定是神经病!现在我们弄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奶粉有假、论文也有假,计划生育数字更有假,只要你去查一查,“假货”无处不在,假话无处不有,不管干什么,造价功夫中国人都是世界一流,所有的东西上面写着“中国制造”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因此我建议诺贝尔奖应设一个“中国制造”奖。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