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阳居士

渔阳鼙鼓动地来 惊破霓裳羽衣曲

 
 
 

日志

 
 
关于我

七尺微命,一介书生。 三坟五典,随掇华英。 天机云锦,独抒性灵。 无由济世,顾怜苍生。 心系邛崃,身老俗名

网易考拉推荐

论东坡体与“通、随、拗”【连载/一】  

2009-12-29 08:33:05|  分类: 学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打通后壁说话

“通”即通贯与通透。刘熙载说他“善于打通后壁说话”,“后壁”即终极界限而或无可度越。文学与生活、与政治及其各种艺术形式之间本来本有界限,但因苏轼是一位天才的复合型的艺术家,他具备了打通的学力,又加之性情旷放而好“自出新意”,天生的一份“通透”性情,于是能在各领域都独标一帜。

元遗山祖述东坡“无意为文”的观点云:“无意于相求,不期而相遭,而文生焉……谓东坡翰墨游戏,乃求与前人决胜负,误矣。自今观之,东坡胜处,非有意于文字之为工,不得不然之为工也。”[6] 就是确认东坡“性情”的统帅作用。其“性情”的表达方式就是对多种艺术风格的推崇,从艺术形式上打通诗、词、文、书、画的创作藩篱,基于人格与学养等而灵动,达到“有所不能已而作者”之任性境界。

第一打通词与政治及生活的后壁。元丰七年(1084)四月,他自黄州量移汝州,沿江东下,路过润州时,他曾以藏头词《减字木兰花》词为两歌妓脱籍:“郑容好客,容我楼前堕帻。落笔生风,籍籍声名不负公。高山白早,莹骨球肌那解老。从此南徐,良夜清风月满湖。”首字连读便是“郑容落籍,高莹从良”八字。宋人孙宗鉴的《东皋杂录》和陈善的《扪虱新话》均有记载,陈善还说“此老真尔狡狯耶?”

第二,打通诗与词的后壁。东坡“以诗为词”、“自是一家”,并非有意与“柳七郎风味”较劲,只是声称“聊备一体”而已。其散文在“八大家”中也是以放笔“破体”而著称的,他的记、序、传文,更是经常别出心裁,不守常规,自由表达,打破“文”与“道”的统一。南宋曾季狸称苏轼“东坡之文妙天下,然皆非本色,与其他文人之文、诗人之诗不同……然皆自极其妙。”[7] 苏轼的散文非本色,而“以文为诗”也非诗之本色,他也自言“诗以奇趣为宗,反常合道为趣。”[8] 正因此赵翼反而对苏诗评价更高:“才思横溢,触处生春。胸中书卷繁富,又足以供其左抽右旋,无不如意。尤其不可及者,天生健笔一枝,爽如哀梨,快如并剪,有必达之隐,无难显之情。此所以继李杜后为一大家也。”[9] 综上所论,苏轼的诗、词与文,皆率性写来、“要非本色”,但又各尽其妙。

第三,打通书画与传统的后壁。王水照说:“即从写实(唐代)转向写意,也就是‘文人画’的观念在此形势下产生。苏轼正是在理论上提出‘士人画’(即后来所谓‘文人画’,宋以后成为“国画”的主流)的第一人。”[11],苏轼画作的抒情手段是“枯木怪石”、“墨竹”、“寒林”,这也足见苏轼的不同流俗之处,南宋邓椿云:“所作枯木,枝干虬屈无端倪,石皴亦奇怪,如胸中盘郁也。作墨竹,从地一直起到顶,或问何不分节,曰:‘竹生时何尝逐节生耶?’虽文与可自谓‘吾墨竹一派在徐州’,而先生自谓‘吾为墨知尽得与可之法’,然先生运思清拔,其英风劲气来逼人,使人应接不暇,恐非与可所能拘制也……是亦得从心所欲不逾矩之道也。”(宋临安府陈道人书籍铺刻本《画继》卷三)“先生戏笔所作枯株竹石,虽出一时取适,而绝去古今画格,自我作古。”[12] 更显奇想远寄

东坡书法名气比绘画大,也尽显其胸襟,成为由唐人“法度”转向宋人“笔墨趣味”的关键。他早就有“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10] 的自在精神,以创新为准则而不以大师抑或时俗为准则的审美追求,强调造“字”而忽视笔法,说“不恨臣无二王法,恨二王无臣法”(《跋山谷草书》),“颜公变法出新意,细筋入骨如秋鹰”(《孙莘老求墨妙亭诗》),“吾书虽不甚佳,然自出新意,不践古人,是一快也”(《评草书》)。黄庭坚云:“东坡先生晚年书尤豪壮,挟海上风涛之气,尤非他人所到也。”(《丛书集成初编·山谷题跋·跋伪作东坡书简》)



[6] 苏洵. 仲兄字文甫说[A].三苏全书:卷六[M] .语文出版社,2001. 247.

[7] 曾季狸. 艇斋诗话[A].丁福保. 历代诗话续编[M] .北京:中华书局,1983. 281.

[8] 苏轼. 书柳子厚渔翁诗[A].苏轼佚文汇编:卷五[A].苏轼文集[M] . 北京:中华书局,1986.

[9] 赵翼. 瓯北诗话[A].丁福保.历代诗话续编[M] . 北京:中华书局,1983. 1195.

[11] 王水照. 朱刚. 苏轼评传[M] .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4. 465.

[12] 何撰. 春渚纪闻[A].苏轼资料汇编[M].北京:中华书局,1994.153.

[10] 苏轼. 石苍舒醉墨堂[A].三苏全书:卷六[M].北京:语文出版社,2001.495.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